您的位置:首页  »  名人明星  »  流氓大地主第五集1-3
流氓大地主第五集1-3

      

第一章 鬼谷所传陈道子

  许平面色凝重,语气恭敬的问:「老人家,这签是何解?」

  在目前这太平盛世、一片祥和掩饰之外的是纪龙的造反、边疆的战乱和各个

地方封疆大吏的不稳定。这样的签文不就预示着未来会有不少的仗要打吗?难道

具的是纪龙造反成功?饿狼营全军北下或者是和彪悍的草原狼有一场恶仗,不管

任何一种情况发生都是不可想像的。

  老人又懧真的看了一遍,嘿嘿的乐了一下,语气有几分嘲笑的说:「公子不

必在意,反正这签文抽的时候就不是很準。这只是说个前程,不过没办法说出结

果来。」

  「可否再求一签?」许平说这话的时候几乎是咬着牙的。

  虽然许平心里不信这些东西,但想想自己离奇的穿越时空,还有这个几乎和

曆史没一点相同的明朝,但这里却有着很多自己知道的名人,比如师父鬼谷子或

者是秦始皇,不管是记载还是传说,都和自己那个世界的一模一样。但又少了关

羽这一类英雄人物,总是让人惶恐,想到这,越发的不安起来。

  林紫顔也是察觉到了许平情绪上明显的变化,立刻安慰的握紧了许平的手,

含情脉脉的眼里尽是鼓励和体贴,但也温顺的没敢多问什麽。

  「可再求一签!」老人家突然诡异的笑了一下,拿出一个没任何标注的签筒,

里面的签不同于一般用竹子做成的,而是黑色签条。老人家满脸神秘的说:「不

过你不可再选,只可求此一签。」

  “这是什麽?」许平看了看旁边,明明还有好几个签筒,不由得疑惑的问:

「爲什麽只可以求这个?」

  老人家神秘的一笑,说:「两位不必隐瞒了,老夫刚才不过是戏耍而已。我

的签不可能有不準的时候,居此暗角也只等有缘之人。如若不準,老夫愿拿人头

赔罪。」

  「……」林紫顔本想反驳,但这时候感觉刚才看起来有些市儈的老摊主却完

全变了个人一样,变得很是诡异,但一脸微笑又给人的感觉是高深莫测。

  许平脸色变了变,立刻警戒的将林紫顔护在了身后,目光锐利的看着他,一

字一句的问:「你是什麽人?」

  「有缘之人!」老人家温和的笑了一下,摊了摊手,表示自己没有恶意。

  许平还是继续瞪着他,真气已经暗自的催动,只準备发动迅速的一击。但眼

前这个老人看起来手无半点缚鸡之力,分明就是半点武功都不会的普通人,可爲

什麽他给自己的感觉是那麽的飘渺,甚至感觉他似乎不存在一样。

  老人轻轻的持了一下长长的胡须,鹤发童顔看起来真的是有几分的仙风道骨,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他一瞬间似乎变得年轻许多。老人半眯着眼看着许平,

笑着问:「怎麽?难道你想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家动手吗?用你那只练了

心法却没有半点套路的战龙诀?用这不属于人问的真气轰在我身上?」

  许平彻底的惊呆了,战龙诀是自己最大的秘密。不管是枕边之人还是血缘至

亲,根本就没一个知道的,突破到第三层以后,自己就像是一个炸药库一样,空

有浑厚的真气却没有得到相应的招数。爲了安全起见,也不敢修习别的武功,所

以几乎只能欺负一些比自己修爲低很多的人,真遇上柳叔那样的高手,即使内力

比他强也没胜算。

  见许平愣住了,老人家更是得意的笑了起来,语气略有几分嘲讽的说:「难

道你真的会动手吗?」

  许平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顿时感觉后背上冷汗直冒,冷冷的看着他,虽然心

里有些不安惶恐,但面上还是严色的问:「你到底是什麽人?」

  老人家悠然的坐回了板凳上,若有深意的看了看许平一眼,摸着胡须一字一

句的念说:「幸承天地之宠,吾今得大千造化,特留此物寄于有缘之人,得鬼谷

所传者当念苍生爲重,可行杀不可行恶……」

  许平头皮都有些发麻了,这不是师父鬼谷子传下的那本《战龙诀》上的第一

句话牦吗?那本书上的内容记在脑子里以后早就被自己烧了,绝对不可能有第二

个人知道的。

  「勿焦勿躁!」老人轻轻的摆了摆手,站起身来歎了口气说:「鬼谷所传,

没想到却是落于帝王之家。」

  「你到底想说什麽?」许平不知道爲什麽,就是感觉他没什麽敌意。从老人

说出战龙诀的秘密时,许平已经先把林紫顔点晕了,虽然以后会是自己的女人,

但还是不希望战龙诀的事外泄,毕竟这算是保命的最大秘密。

  老人转过身来,看了看昏睡在许平怀里的林紫顔,赞许的点了点头后说:「

嗯,这样最好,坐下来吧!」

  许平坐在了摊位前的板凳上,但还是保持着高度的警戒,毕竟眼前的老人实

在太诡异了,莫名其妙的出现,準得让人毛骨悚然的签文,甚至连自己一直深藏

的秘密在他面前都像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一样,这让人不能不防啊!

  「别紧张了。」老人家一脸和蔼的笑了笑,一改刚才的高深莫测,笑咪咪的

说:「没你想的那麽複杂,只是这签是当年鬼谷师父所作之物,刚好传到了我手

里而已。」

  「……」许平不相信的看着他,有这麽準的算命功夫那不就是半仙了吗?

  「别这样看着我。」老人一脸的无辜,说:「这签一套五筒,每人一辈子只

可求三次;而且持有之人不可以此爲生,我就一贫困潦倒的老人家而已。」

  「不可能,你怎麽知道《战龙诀》的事!」许平拍着桌子喝道,感觉自己似

乎有点被戏耍。

  「有什麽不可能的!」老人缓缓的伸出一直藏在宽袖子之下的左手,却是只

有半个手掌,除了拇指以外,其他手指被齐头截去,苦笑了一下说:「我以前也

不相信这些话,用这签换取了有钱人家的赏银,报应就在这了。」

  许平对他的故事根本没兴趣,语气暴躁的喝道:「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

  「年轻人别那麽着急嘛!」老人家根本不计较许平的态度,将残手又收回袖

子之中,笑咪咪的说:「也没什麽神怪离奇的,战龙诀又不只你一个人会。这是

另一个会的人告诉我的,我觉得有可能遇上你,就在这摆摊而已。」

  「什麽?」许平惊得目瞪口呆,张着嘴巴根本就说不出来话。这修炼速度一

日千里的战龙诀除了自己竟然还有别的人会。

  老人满面不屑的笑了笑,说:「你以爲这些都是独一分的啊,鬼谷师父王谢

一生所留奇门遁甲、五行之术、异俗之宝何其之多,难道别人就没这种好的机遇

吗?」

  「……」许平沈默了,鬼谷子一身的传奇即使是民间所说都不足表之。会有

不少的稀世奇宝留下确实也不足爲奇,但这战龙诀却是自己唯一得到的,一直视

若珍宝,现在得知有别人也会,自然有些不是滋味。

  「我相信!」想了很久,许平还是无奈的点了点头,忍不住轻声的问:「不

过爲什麽民间尽是他老人家的传说,而却没有半点和他相关的地方留下来?还有

怎麽称呼你?」

  「呵呵!」老人家温和的笑了笑,说:「鬼谷子一生弟子之多犹如牛毛,可

有幸得其真传的又有几人。不管庞涓或张仪,得其皮毛之学就足以叱咤天下、留

名百世。师父他老人家的仙在又岂是这些凡夫俗子所能窥视的。至于我嘛,如果

你只是有缘人就叫我陈道子即可,如已拜入门下可称我二师兄。」

  「师兄!」许平不疑有他,恭敬的叫了一声。心里却是感觉怪怪的,二师兄?

怎麽感觉在叫猪八戒一样?自己成了沙和尚了?

  「有个小师弟似乎也不错!」老人哈哈的大笑起来,笑完一阵后突然面色一

凝,说:「好了,我也不和你耽误那麽多时间。当今得鬼谷所传的,据我所知,

你我在内其实只有四人而已!」

  「其他两人是谁?」许平着急的问道,或许在别人的身上会有战龙诀的武功

套路,这样也省去了自己空有一身内力却无法施展的尴尬。

  「以后你就知道了,」陈道子一边收起摊子,一边歎气说:「比不上你们这

些得了什麽武功那个秘笈之类的人啊,我这糟老头就得这麽一副破签和一本《本

经阴符蒳术》,哎!感觉真是吃了大亏啊。」

  「师兄何出此言!」许平语气有些恭维也有点羡慕的说:「这等奇术,断生

死观天地。五行之术何等高超,如若立于疆场那几乎是不败,成就百世英名也是

不难,有此缘分多少人求都求不来。」

  「你懂个屁啊!」陈道子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一改刚才仙风道骨的模样,

咬着牙气呼呼的说:「老子现在都后悔学这破东西了,什麽断生死观天地的。说

得好听,但又有个屁用!」

  「爲什麽?」许平心痒痒的问道,如果能把他这些招也学来的话,那以后办

起事来不是事半功借,就算只是学个皮毛,那出去窃玉偷香的时候也可以算算目

标是不是来大姨妈了,多实用啊。

  「少来,别以爲你打什麽算验我不知道!」陈道子吹胡子瞪眼,一点都没刚

才仙风道骨的样子,将签筒像是垃圾一样的递了过去说:「这里面的破规矩多得

要命,不小心点一犯都不知道会死得多惨,老子现在就是找不到后悔药吃而已。」

  「哼!」陈道子焰了掐手指,说:「你小子不就打个算候想学这一招,最好

还可以把我给收了,给你卖老命是不是!更好的是天天帮你算来算去的,连吃饭

会不会噎到最好都提防一下。」

  「我没那意思!」许平尴尬的笑了笑,自己的意图表现的有那麽明显吗?

  陈道子似乎是在诉苦一样,狠狠的拍着桌子,丢过来三面类似骨刻的黑色牌

子,上面分刻着孤、贫、绝三字。满面怒火的说:「你想学的话来吧,老子会的

全教你,不会的也教你,保证绝对不会藏私,这三个牌挑一个出来!」

  许平看他那麽歇斯底里,再看看桌子上三块邪气的牌子,碰都不敢去碰,好

奇的问:「这是什麽东西?」

  「求天三牌!」陈道子闷哼了一声,将骨牌又放回了包袱里,瞪着老眼说:

「学求天断命之术,必抛一运。这三个牌都是有含义的。『孤』字代表孤独一生,

和谁在一起谁死,在哪待久了哪个地方倒霉;『贫』字代表落魄一生,家不可留

隔夜之钱,若留了则过不了天亮;『绝』字代表绝子绝孙,一辈子不可能会有人

养老送终。」

  「靠,这麽凄凉啊!」许平暗自心惊了一下,还好自己谨慎的没去抽,无论

抽到哪一块自己都做不到。不过看着他气得都欲红的脸,也是按耐不住好奇的问:

「那你抽到的是哪一张牌!」

  「孤!。」陈道子直言的说:「所以你今天肯定会碰上倒霉事的。」

  「这个,有化解的办法吗?」许平低头哈腰的笑着,奶奶的还好自己没伸手

去拿,不管拿到任何一张都比死了还惨!看他这气急败坏的样子绝对不是假的,

有什麽倒霉的事最好还是别发生在自己身上。

  「没有!」陈道子嘿嘿的笑了笑说:「不过你放心,我刚才给你算了一命。

有血光之灾却无不幸之事,虽然很奇怪,但起码你和你周围的人今天之内是不会

受我牵连的!」

  「……」许平纳闷了,什麽叫有血光之灾却无不幸之事。

  陈道子还有些意犹未尽的说:「像我们这些学奇术的人,规矩多得自己都想

死。比如说可断他人,可点不可透。断自己,可知不可避。真郁闷的就是断天灾

了,就算你知道有事发生但也不能说出来,如果断个今天下雨的话,就算要出门,

只要你是算过的,就得老实的不能带雨伞地去挨浇。」

  「烦请师兄点一下!」许平恭敬的行了一礼,知道他这命里必须是游走四方

的,留在京城的话别把自己的风水给破没了,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祭天时的那场地

震是不是因爲这老家伙在附近的缘故。

  陈道子狡猾的笑了笑,说:「好办,不过你这当师弟的难道就没半点孝敬吗?」

  「有有,不知道师兄中意何物?」许平赶紧殷勤的点着头,只是不知道这一

类的世外高人喜欢的是什麽?

  陈道子脸上顿时变得无比的谄媚,却装得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说:「师弟,

你看看你美〔在怀的多自在。可怜师兄我别说找个女人了,就连吃饭都成了问题,

这囊中羞涩啊,想走,连个候缠都没有!」

  靠,这家伙原来也是要钱的,许平顿时有些反应不过来,不过还是马上一翻

衣兜,把身上带的银票全递了过去。

  陈道子两眼放光的数了起来,一脸凄惨的说:「师弟啊,你是不知道我的难

处。我这算命不可向人要钱,只能是别人给的,算得準的话有时候人家都不给。

所以我一直是穷得要命,再加上居无定所、餐风露宿的,有时候碰上强人什麽的

也得被抢掠一空,检条老命也算是赚到了。」

  「……」许平看着他贪婪的样子,真是有点同情他了。得到这麽一副破玩意

确实也是凄凉,如果没这麽多限制的话还算行,但这规矩太多,连神仙都受不了。

敢情他这麽消瘦,这仙风道骨的气质不是自然散发的,而是饿出来的。

  「呵呵!」陈道子将东西收拾好以后,拿出铜钱、龟甲和一些类似动物尸体

的东西一一的摆开,面色严肃的算了起来,约莫过了半竈香以后这才擡起头来,

笑咪咪的说:「恭喜师弟,近来有大惊但无险。」

  「没别的提示吗?」许平咬着牙问道,这样的话和没说有什麽区别。

  「没有!」陈道子摇了摇头,面色严肃的说:「如果说破了,会给你带来凶

运的。师弟还是莫问的好。」

  「既然如此!」许平突然灵光一闪,这家伙不是个灾星吗?不能待在自己身

边,那可以送去别的地方啊,比如纪龙家!想到这,不禁暗赞自己实在是太聪明

了,两眼放着精光的看着陈道子。

  陈道子感觉浑身一个咚嗦,吓得退了一步,满脸警惕的说:「你要干什麽?」

  「师兄啊,我想给你推荐个好工作。」许平猥琐的笑了起来,如果把这灾星

送去纪龙家里待上一段时间的话,保证他家一个月着火三次,做爱马上风,肚交

的时候肛裂,拉肚子的时候脱肛,口交的时候噎死。

  陈道子到底是会算的,看了看许平后无奈的摇了摇头说:「你别打这样的算

鲈了,京城到底是天子脚下,聚皇气的地方,我不可在这多待。」

  许平的脸顿时就阴沈了下来,凄凉得和洞房的时候才知道老婆不是处女一样。

奶奶个腿的,京城不能待?哪来那麽多的破规矩啊!要不然,把这家伙送草原上

去祸害一下那群草原狼,那地方哪来个屁皇气。

  「也不可!」陈道子没等许平开口就先说道:「方寸之人算方寸之事,师兄

去不了。」

  「……」许平真的不知道该说什麽了,和他对话连口水都省了,没说话他就

知道自己要干什麽。

  「没什麽奇怪的!」陈道子耸了耸肩,一脸得意的说:「你忘了我是干这个

的。」

  许平纳闷的想了好一会,既然京城不能待,又不能把他送到别的国家去,那

应该怎麽样才行?别的地方哪有自己觉得他最好死掉的人呢?头疼啊!

  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许平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一个没在京城但最好早点

死掉的人,这家伙要是两腿一蹬,比赚一百万两白银还实际。

  「没问题!」陈道子笑呵呵的说:「东北一方我可以去。」

  许平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一字一句的说:「师兄,你能不能让我说说话?」

  「都知道了还说什麽!」陈道子呵呵的笑了笑,说:「以我的才能,想到哪

混都不难。不过不知道这人的命怎麽样;命硬的可以克得他倒霉,但却克不死,

这点你就另寻高明吧!」

  「师兄!」许平感动的看了他一眼,彼此萍水相逢,说是师兄弟其实也没什

麽关系,他能这样帮自己实在是太让人感动了,此去东北一方路途遥远,看着他

这副老态,说真的有点于心不忍。

  「别谢我!」陈道子嘿嘿的一笑说:「我也是地方走多了,累得慌。这次一

去我起码在那待上两三个月,算是稍微的歇一下脚了,呵呵!」

  「那我不再言谢了!」许平拱了拱手,面色庄重的问:「不知师兄可有所托?」

  陈道子想了一下,突然笑着摇了摇头说:「虽然我有儿孙,但他们早以爲我

死了。我偷偷的看过,他们现在生活得很好,除了逍遥四方,我也是别无他求了。」

  许平苦下了脸,不愿意欠他人情啊!

  陈道子笑着看了看许平,过一会,突然一脸凝重的说:「师弟,最近江湖上

传言有人找到了师父的一处衣冠冢。此事可是非同小可,要是有些别有用心之人

得到了师父的遗宝,那……」

  许平一听,愣了一下,但随后冷汗都流下来了。如果真有衣冠冢其说的话,

留下的是武功之类,顶多就出个高手之类的;但如果留下的是兵家阵法、谋略之

策,或是奇门遁甲,再出几个张仪或苏秦那样的怪胎,那这本就不太平的世道还

有救了吗?

  「言尽于此!」陈道子收拾好东西走过了许平的身边,低低的说:「师弟自

重,另外,其他二人也在密切关注此事。鬼谷所传,有缘可得,不可强求。他们

也不会允许别人打扰师父的衣冠冢的,有必要的话,我想他们会登门找你的。」

  「谢师兄了!」许平恭敬的行了一礼。

  陈道子笑呵呵的摇了摇头,转过身去边走边说:「虽说我孑然一身,难免会

有尸骨难寻的惨状。但笑看人间风月,纵观世态冷暖。活这一世也算是自由自在,

此去一别不知可有相见之日,师弟珍重。」

  「是!」许平面色凝重的看着他消瘦的背影,慢慢的没入人群之中,心里感

歎着这断生死观天命的奇法,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看来这样神奇的异术不是凡

夫俗子可以窥视的。

  看了看怀里柔软的玉人。林紫顔还昏昏的沈睡着。许平先让自己别去想那麽

多,反正陈道子都说了最近没什麽事,还是及时行乐比较好,手上一道具气暗暗

的送了过去解闻了她的穴道。

  林紫顔迷糊的呓语了一下,闭着的美眸慢慢的睁开,看了看自己竟然是在许

平的怀里晕倒了。挣扎开来后一看摊位上没人,秀面含羞,疑惑的问:「我这是

怎麽了?」

  「谁知道呢?」许平摇了摇头,爱怜的摸了一下她绝俏的小脸,柔声的说:

「可能是太激动了,小小的昏了一下吧!」

  「那个算命的老人呢?」林紫顔有些惶恐的问道,毕竟站着站着突然晕了过

去,这事也有点太诡异了。再加上那些準得邪门的签,任谁都会不安的。

  许平不想让她那麽的害怕,轻轻的将她搂到了怀里后,色色的笑了笑说:「

和我抽完最后一签,拿了爷的赏钱就跑去喝花酒了。」

  「什麽签?」林紫顔好奇的问着,这时候也没心思再去难爲情了。

  「嘿嘿!」许平故作神秘的笑了笑,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浅浅的亲了一下她诱

人的娇豔红唇,哈哈大乐着说:「我让他帮我算了,以后你还会给我生一个儿子,

而且时间不会太久。」

  「讨厌!」林紫顔娇羞的嗔了一下,但却是突然感觉有些奇怪,满脸怀疑的

看着许平。

  许平被看得有些发毛,疑惑的问:「你看什麽啊!」

  林紫顔瞪了许平一眼,尽是怀疑的责问道:「老实说,刚才那个老头是不是

你搞的鬼?故意装算命的来逗我玩的!」

  「我可以发誓,真的没有做过什麽手脚。」许平马上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呵呵,你一天得发多少誓了。」美妇扑哧一笑,不过脸上的表情显然是不

相信。毕竟按许平的身份地位,要安排个这样的人实在是太简单不过了。

  许平一想也大概知道她的想法,狠了狠心咬着牙说:「那我来个最毒的,老

子用我传宗接代的家伙发誓,要是我作弊的话让我那地方永远硬不起来。」

  「流氓,下流。」林紫顔脸红的轻哼了一口,却是不再怀疑。

  「嘿嘿,我觉得这样很有诚意了!」许平哈哈大乐,拉着她的手继续在繁华

的大街上逛了起来。

  林紫顔一边走着一边好奇的问道:「对了,你没问那个老人是在哪个寺的吗?

到时候有空我们可以去拜访一下,添点香油钱、礼佛什麽的。能算得那麽準,肯

定是个高人!」

  「……」许平沈默的看着她,有些哭笑不得的说:「你看他的样子像是和尚

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