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被凌辱的黄蓉
被凌辱的黄蓉

      

等黃蓉醒來時她發現自己躺在一間密室裡,赤裸著全身被人成大字形捆在一張石床上。

自己剛剛還在指揮宋軍在襄陽城外埋伏蒙古人,但不知怎麼忽覺渾身酸軟,然後便昏了過去,等到她醒來的時候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黃蓉運了幾次真氣,但體內卻全無反應,而且還是渾身酸軟無力。

努力了幾次以後,黃蓉只好暫時放棄了,這時她又開始重新觀察自己的處境。

密室是石頭砌成的,牆上掛滿了各種奇怪的刑具。

屋子的一角有張石桌,上面擺滿了各種藥瓶。

自己身下的床也是石頭的,但質地十分光滑。

自己的手腳被用一種韌性極強的細繩捆住固定在床的四角。

床不平,從自己腰的下部開始床面開始向上凸起了一段,加上自己的腿被分的很開,陰毛又都被剃掉了,自己的陰部就完全暴露在外了。

黃蓉的口中塞著一個中空的鐵球殼,這樣一來她就連咬舌自盡都不可能了。

正當黃蓉不知所措之時一陣腳步聲打斷了她的思緒。

密室的門開了,進來兩個少女。

兩人蒙著面,看不到相貌,個子稍高的少女手中牽著一條狼狗。

兩人關上石門後摘下了面罩。

黃蓉看清兩人相貌後大吃了一驚,原來二女正是郭芙和郭襄。

黃蓉看出兩個女兒的目光透出一股奸邪之氣,兩人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是被人迷了心志?可兩人目光並不呆滯呀?“嗚…啊…嗚…嗚…”她想問個清楚,可鐵球使她只能發出嗚嗚的呻吟聲。

郭襄走到石床前,黃蓉這才看清兩個女兒的乳頭上都穿了小鐵環陰部的毛也都剃掉了。

“娘,可想死女兒了,您還那麼俊呢。”

郭襄的話把黃蓉嚇了一跳,女兒的聲音裡充滿淫蕩,活脫一個小蕩婦。

“嗚…嘔…嗚…嗯…唔…”黃蓉又開始試圖掙扎,可無情的刑具把黃蓉牢牢地固定在石床上讓她動彈不得。

“妹子你瞧,我說什麼來著?別看娘一天到晚滿嘴都是什麼貞烈、貞節的,其實也是個淫材兒,真個犯起浪來比咱們姐妹可得凶上百倍都不止呢。

這不是還沒給她抹藥自己就浪叫起來了,呆會兒上了藥還不知道娘是付什麼淫賤相呢。”

“姐,瞧你,你沒見咱娘剛剛還掙了又掙麼?娘才不是什麼淫材兒呢,要不聖主還用讓咱倆調教娘嗎?等上了藥,哪個女人不都是一個樣兒?”“嗚…嗯…嗚…唔…嗯…”聽到兩個女兒滿口的污言穢語而且句句還都是侮辱自己,黃蓉實在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拼命的掙扎想坐起身來,她想知道自己平日的心頭肉怎麼會變成這付樣子,可黃蓉拼命地掙扎在兩個少女眼裡只是一陣陣性感的扭動。

“哼,我說什麼來著?這騷貨越罵還越來勁了,你看咱娘那付騷相,以前也一定好不到那去,我看以前八成像我說的…”“你…你胡說,咱娘再怎樣也不會和楊大哥還有大武、小武哥他們私通的,就算娘有點不要臉也…娘最多也就是拿根筷子、黃瓜之類的自己解解癢…”“嗚…嗯…嗯…唔…嗚…”黃蓉近乎瘋狂地掙扎起來,她快要被女兒們氣死了,可捆她的繩子沒有一點松動的跡象。

“別急呀,娘,女兒知道您現在浪的要命,女兒這就給您解火。

妹子,你還不快給娘上些藥膏,我先給阿黃弟弟弄一弄,一會兒咱們一塊兒好好孝敬孝敬娘。”

郭芙說完就俯下身去,開始用手輕輕撥弄狼狗的肉棒,而郭襄則從石桌上拿來一盒藥膏開始在黃蓉的陰部塗抹。

藥膏一接觸黃蓉的身體黃蓉就知道這是一種春藥,而且這藥十分厲害。

“嗯…嗯…唔…嗯…哦…嗯…嗚…”黃蓉怎麼也不願相信女兒會這樣對待自己,她絕望地掙扎著,眼淚開始沿著臉頰滴到石床上。

而手腳上堅韌的繩子和?子依然殘忍地禁?著黃蓉,使她動彈不得。

郭襄並不理會母親的掙扎,她在黃蓉的陰部內外塗滿了春藥然後把剩余的藥膏抹在黃蓉的兩個乳頭上,最後郭襄又拿處一枚紅色的小藥丸用一個細長的鑷子將藥丸直接塞入黃蓉的下體深處。

這個藥丸可非同小可,剛剛放入體內黃蓉就感覺下體火燒火燎,麻癢難當。

當郭襄收拾好了黃蓉,郭芙也完成了自己的工作。

那條叫阿黃的狼狗仿佛對自己要做的事很是輕車熟路,郭芙剛放開它,它就跳到石床上,迫不及待地在黃蓉的陰部嗅了嗅就舔了起來。

“嗚…嗚…嗚…嗯…唔…哦…嗚…嗚…”黃蓉瘋子似地呻吟著,僅存的理智要求她一定要擺脫肉體的快感。

黃蓉淚如雨下,她不明白自己心愛的女兒怎麼會這樣對待自己。

兩個女孩看著狼狗凌辱自己的母親,漸漸也按奈不住了。

“姐,你瞧阿黃弟弟多喜歡娘呀,你再聽娘的浪叫,它倆可真是一對兒,咱們選個日子把娘嫁給阿黃弟弟吧。”

“哼!你個小賤人還好意思說呢,自己被阿黃干時不知淫液流了多少。

妹子,你愛阿黃都愛瘋了。

明知道咱娘是個淫賤貨,你還拿阿黃來勾引娘,然後又逼要娘嫁給阿黃…”“哎呀,姐姐!你快別說了,都要羞死人家了。

人家就是喜歡阿黃弟弟麼。

娘長得這般俊俏、可人,我自然想讓阿黃嘗嘗鮮了。

再說了,娘又不虧什麼,你別看娘現在又哭又叫喚的,其實娘一定爽得不得了了…”“呦,照你這麼說娘還得謝你了,你個小騷貨,你找條狗來奸娘,你還有了理。

虧了娘當初為了救你被公孫止和他那幫臭徒弟在絕情谷裡奸淫了四、五個月。”

“哼!淨說我了,當初大武哥、小武哥都喜歡你,你又舉棋不定的,娘怕引起內亂就去勾引他們兩人,結果在荒郊野地被他們兩兄弟干得死去活來,後來你又用劍傷了楊大哥,娘又出面替你擺平,結果被楊大哥帶走兩個來月,天天邊被楊大哥干邊給龍兒姐姐舔穴,最後娘還是幫楊大哥的大雕解了十幾回火才被放回來的。

娘剛回來時站都站不穩了。

你後來和大,小武通奸被耶律大哥發現,為了討好耶律大哥你還往娘的茶碗裡下迷藥,讓他干娘…”“噫,怪事。

平時我給你講你不信,還說什麼娘貞潔,今天我剛說你兩句你就都搬出來了。”

“哎呀,姐,我說不過你。

反正襄兒就是要娘嫁給阿黃弟弟!哼!”“那娘要是不樂意呢?”“娘,娘才不會不樂意呢…”郭襄被姐姐說得有點著急了,“再說,反正娘的武功也被聖主封了,連動一下身子都費勁,娘要是實在不聽話就…”“嗯…嗚…嗚…嗯…”黃蓉的一陣強烈的呻吟聲打斷了姐妹的對話。

狼狗早已經舔食夠了黃蓉的淫液,開始干黃蓉了,而黃蓉此刻達到了第一次高潮,但狼狗顯然不打算現在就放過黃蓉,它在黃蓉身上快速運動著身體仿佛在說:“別急,才剛剛開始呢。”

黃蓉在淫藥的作用和狼狗的侵襲下精神早已崩潰了,任由狼狗奸淫自己,她吃力地扭動著身體不時發出一陣嗚嗚的浪叫,叫人不知她是在做形式上的抵抗還是在配合身上狼狗的動作。

黃蓉的呻吟聲在中空鐵球的干擾下顯得格外誘人。

“哎呀,好了,好了。

就算要嫁也得等先調教完了再說呀,過一會兒阿黃就完事了,你去把黑子帶來吧。

別把正事耽誤了。”

“知道啦,”郭襄輕輕一笑,“不過你得先答應把娘嫁給阿黃弟弟。”

“好,好!這麼一點事姐姐還能做主,就依你的願,調教好娘之後選個日子成親就是了。

不過阿黃是十聖奇獸之一,可娘不是處子了…”“不礙事的,讓娘當妾就行了。

那我先去帶黑子來,你們倆可要好好伺候娘哦。”

郭襄高興地出了密室,屋子裡只剩下郭芙還有黃蓉和她的“未婚夫”了。

郭芙摘下了黃蓉的塞嘴球俯身吻起黃蓉的嘴,雙手還不住地揉搓黃蓉的兩個乳房。

“唔…哦…快…快來…哦…嗚…我要…哦…唔…”黃蓉胡亂地、艱難地呻吟著,現在她早已忘記了廉恥,只覺自己需要和什麼東西做愛。

當黃蓉達到第四次高潮後狼狗心滿意足地結束了對她的奸淫,它又舔了黃蓉幾下就蹦到床下去,坐到一個角落裡去了。

經過那一陣摧殘的黃蓉已經不再掙扎,她精疲力盡地癱臥在石床上喘著粗氣。

而郭芙則含著黃蓉的一個乳頭輕輕地吸吮著,同時用手揉搓著黃蓉的另外一個乳房。

“芙…芙兒…”過了一會稍稍恢復了神志的黃蓉開始能斷斷續續地說話了,“你…你們這兩個小畜生到底在干什麼呀…你…你們這是怎麼了…”郭芙好象剛要說什麼時郭襄回來了,黃蓉看到郭襄還帶來了一只比她矮一節的黑猩猩。

黃蓉好象已經知道了她們要做什麼,她又開始徒勞地掙扎起來。

“不,不,放開我!你們這兩個小畜生!快放開我!放開我!芙……芙兒,別,別往我身上再抹藥了!不,不!你們兩個小畜生!我是你們娘啊!放開我!放開我吧!”黃蓉現在已是淚流滿面,她扭動著身體,可全身的酸軟無力使她絕望,幾次想咬舌自盡可牙齒根本使不出力氣。

“不!別!芙…芙兒,別把那藥丸塞進去,娘受不住的,娘真的受不住啊!不!…不!不要!襄兒,快攔住你姐姐呀,娘會沒命的!娘求求你們放了娘吧!不!別呀!求你們了!求你們了!娘沒干過對不起你們的事呀!你們不怕遭…啊…不!不要呀!不要!你們若真恨我就殺了我吧!娘求你們了!別!不要…”兩個少女並不理會黃蓉的哀求,很快她們便完成了准備工作。

很明顯黑猩猩也是經過訓練的,它爬上禁?黃蓉的石床開始玩弄黃蓉的陰部。

猩猩把幾只手指插入黃蓉的陰道攪動幾下然後抽出來舔食粘在上面的黃蓉的淫液,反復幾次後它干脆趴下臉去直接舔黃蓉的下體。

黃蓉絕望的呻吟聲仿佛刺激了猩猩的胃口,它開始越來越快地貪婪地舔食黃蓉流出的淫液。

“娘,您可真是的,怎麼還沒過門就偷起漢來了?”郭芙在一旁開始用言語挑逗黃蓉。

“你…哦…你這小畜生!”郭芙接下來的行動對黃蓉來說到不是太意外,她狠很地給了黃蓉一個耳光。

“你個老騷貨!別以為喊你聲娘你就能放肆了!”“算了,姐姐。

回頭阿黃弟弟自己會罰她的。”

“我…我…哦…啊…我…嗯…不!不要…哦…嗯…”黃蓉已經無心顧及姐妹兩人的話,因為黑猩猩已經將它的肉棒戳進黃蓉的陰戶,巨大的陽具撐滿黃蓉的陰部,龜頭直抵在子宮宮頸。

極快速的抽搐帶來的快感沖擊著黃蓉。

郭襄爬上石床,把自己的陰部緊緊貼在黃蓉嘴上要求黃蓉為她口交,黃蓉猶豫了一下之後就在淫藥的作用下開始為女兒服務。

生理上的快樂和精神上的痛苦交替折磨著黃蓉。

她聽到兩個女兒淫蕩的聲音,她們好象在談幾種動物。

黃蓉感到深深的絕望和恐懼,她想到自己已經不可能逃出這個獸交的地獄了。

第二天黃蓉醒來的時候郭襄已經在床邊等她了,黃蓉發現自己手腳上繩子已經解開,渾身上下還是沒有一點力氣。

“娘,您可醒了,姐姐和我都等您半個多時辰了。”

說完郭襄又開始往黃蓉身上抹藥。

“別,別!襄兒,你們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這樣待娘啊?到底…啊…不!襄兒,你住手!不…啊…不行!你,你們是到底怎麼了?”“娘,您就別問了,一時也說不清。”

郭襄邊把一枚栗子大小的綠色藥丸塞進黃蓉的下體邊說:“聖主已經答應把您賞給姐姐和我了,等調教好了您,我們就選個日子讓您和阿黃成親,憑您的相貌、武功以後還能跟我和姐姐一同出去為聖主辦事呢。”

“不,不行…啊…快,快停下!”黃蓉已經無心再聽郭襄說話,她身上的淫藥已經開始起作用了。

“來吧,姐姐都給您准備好了。”

郭襄給黃蓉上完了藥,就抱起黃蓉出了密室。

她們經過一段石砌的通道再通過一道暗門來到了一個小院子裡。

郭芙已經在院子裡等她們了。

“你怎麼這麼磨蹭!”“娘剛醒啊,總得讓娘休息好吧。”

“好了,好了。

趕緊開始吧。”

郭芙說完就從院子角落的一個月門出去了。

郭襄則把黃蓉抱到院子中央的一面高高的斜面石桌上。

桌子的四角嵌有四個鐵?子,不久黃蓉就被女兒頭上腳下地?在石桌子上了。

這張桌子下方也有突起,而且被?在上面的人兩腿會因桌子的角度向下彎曲,這樣黃蓉的陰部就又是暴露無疑了。

郭芙牽回了一匹不高的紅馬,一進院子郭芙就開始蹲下身去用嘴含住馬的陰莖。

等馬完全勃起後郭芙就把馬牽到石桌前。

她不理會黃蓉的哀求放開了?繩,馬則立即把前腿搭上桌子。

在郭襄的引導下馬的陰莖很快對准了黃蓉的淫穴,插了進去。

馬的陰莖很快通過黃蓉的陰道,龜頭一下子卡住了黃蓉的子宮宮頸。

馬的陰莖開始飛快地抽送,黃蓉的身體開始跟著上下顫動。

過了一會郭襄已經看得面紅耳赤“姐,姐姐,娘那裡還要等半天,咱們也來樂樂吧,我…”“哼,你個小騷貨一天到晚要個沒完,坐下吧。”

郭襄坐到石桌旁的一張石凳上,背靠著石桌分開雙腿。

郭芙則在她身前跪下雙手扒開郭襄的陰唇開始舔郭襄的陰部,郭襄雙手揉搓著自己的雙乳不斷發出浪叫。

等到郭襄洩過一次之後郭芙把郭襄抱下石凳,妹妹在上,姐姐在下兩人成69式躺到了草地上。

“襄兒,老規矩,誰先動不了就算輸了。”

“不來嘛!姐姐使賴,姐姐都先舔過人家了…啊…嘔…嗯…”母女三人嬌聲不斷。

黃蓉此時已經是第七次高潮了,她滿臉通紅、呼吸急促,口中不斷發出幸福的呻吟聲。

第二章 意亂情迷“郭伯母,郭伯母。

您醒醒,該吃藥了。”

黃蓉是在一間看來普通的房子裡被叫醒的,房子裡有一張和密室裡一樣的石床,床頭的小櫃子上擺著很多各式各樣的藥瓶。

屋子的牆上掛滿了各類刑具。

這時的黃蓉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她被一種毛茸茸的紅色繩子綁在一張弓形躺椅上,手腳上還拷了鐵?。

繩子仍是把黃蓉綁成大字形,並且還在黃蓉的胸前和陰部緊緊綁了幾道,繩子深深陷入黃蓉的陰唇中使她顯得格外性感。

一個白衣女子正捧這一碗藥湯站在她的身旁。

黃蓉認出這個白衣女子是小龍女,她也和自己的兩個女兒一樣雙眼透著一股奸邪之氣。

“芙兒和襄兒去給聖主辦事了,我替她們伺候您幾日。

真對不住您,我這裡只有逍遙椅,您先湊合躺些日子吧。”

說完小龍女開始往黃蓉的嘴裡一點點灌藥。

黃蓉全無抵抗之力,只能任小龍女將藥給自己灌下。

之後小龍女拿起一個藥瓶往黃蓉的陰部和雙乳上擦藥,黃蓉只能發出幾聲微弱的呻吟任由小龍女擺弄自己的身體。

等小龍女把一顆深紅色的藥丸塞入黃蓉的下體後,黃蓉渾身上下已經又是火燒火燎了。

小龍女俯下身來,兩片香唇貼上黃蓉的嘴巴,黃蓉立時感覺頭昏腦漲在淫藥的作用下竟也來了快感。

可小龍女好象沒有進一步蹂?她的打算,吻過黃蓉後她直起身子一只手輕輕地撫摩黃蓉的臉。

“郭伯母,您也三十多歲了可看著竟然還像個二十來歲的少婦。

您還是看開些吧,這樣活的不也痛快嗎。

龍兒知道您是個貞烈女子,可被淫歡聖教抓來的女人還沒有能逃出生天的呢。

像芙兒、襄兒那樣不是也挺好嗎。

再說就算您逃了或自盡了,您不為芙兒、襄兒她們想想嗎?若她們因為您被聖主打入淫歡洞您不心疼?”小龍女略微沉吟了一下,“唉,我本不該跟您說這些,您現在還是乖乖聽話吧,以後您就明白了。”

說完小龍女就離開了房間。

聽了小龍女的話黃蓉感覺事情隱約有了一些眉目,原本一心想著自盡的黃蓉暗暗決定要先忍辱負重查清這個什麼淫歡聖教。

可過了沒多久黃蓉身上的藥開始起了效應,黃蓉感覺渾身熱癢難當,特別是下體中猶如有無數條小蟲來回亂爬。

被春藥弄得欲火焚身的黃蓉偏偏渾身上下動彈不得,這滋味實在難熬,黃蓉已經開始輕聲呻吟起來,兩行眼淚順著她的臉頰慢慢淌了下來。

大約過了一個多時辰,小龍女回來了。

這時黃蓉已經恢復了一點力氣,淫水也已經流了一大灘。

黃蓉身子輕輕扭動著,她的下體癢的要命,黃蓉想撓一撓,可無情的繩索緊固著她,使她動彈不得。

見了小龍女黃蓉就像見了救星一般,她只希望小龍女像自己的兩個女兒一樣將她好好“調教”一番,可小龍女卻只是在一旁滿臉得意地看著她,沒有一點要動手的意思。

“龍…哦…龍兒,求…嗯…求你…”黃蓉早已經失去理智,現在的她只想讓什麼東西幫她解解下體的痛苦。

“郭伯母,您要龍兒干什麼呀?”“好…嗯…好龍兒,快,快幫伯母…哦…幫伯母解,解解癢啊!”“郭伯母,您哪裡癢啊?”“我…嗯…我下面,下面癢。”

說著黃蓉又哭了出來,這到不是因為小龍女故意挑逗她的話,只是黃蓉實在受不住淫藥的折磨,她的淫水又開始大流特流了。

“下面是哪裡呀?郭伯母不說明白龍兒怎麼幫您呀。”

“是,是我的小穴。

快,龍兒,伯母求求你了,快,快救救伯母,快呀!”“哎呀,您早說不就行了,龍兒伺候您就是了。”

說完小龍女就把食指伸入黃蓉的密穴之中,輕輕撥弄起來,還不時把手指含回嘴裡然後說一句:“郭伯母,您的浪液好香哦!”小龍女的手指故意在黃蓉的蜜穴口慢慢游走,黃蓉淫水大作,不但不覺解癢反而感覺下體更加熱癢難耐。

沒多久黃蓉已經難受得淚流滿面。

“郭伯母,怎麼了?是不是龍兒弄得不好呀?”“龍,龍兒求你再用力些,伯,伯母好辛苦…”“郭伯母,龍兒不是男的怎能讓您滿意呀?”“你…哦…你給伯母想個法子呀…”“郭伯母,龍兒養了三只火猴,平時無聊了龍兒便和它們玩玩,本想讓它們來伺候伺候您,只是怕您嫌它們下賤。”

“沒,沒關系,快,快把它們帶來…”“郭伯母,這可是您自己樂意的,您以後可不能說我的猴兒們趁您之危。”

“是,是我自己願意的,快,快呀…啊…”小龍女笑了笑就離開了黃蓉。

很快就帶回了三只半人多高渾身火紅的猴子。

那些猴子很通人性,見到黃蓉,不等小龍女下令,立刻就躥到了黃蓉的身旁。

兩只較大一點的一只跳上黃蓉的肚子兩手揉搓著黃蓉的乳房,嘴竟和黃蓉的嘴對在一起接起吻來,另一只則抓住黃蓉的兩條大腿把嘴貼到黃蓉的蜜穴上吸允黃蓉的淫液。

剩下一只稍小一點的慢了一步,見黃蓉身上已經沒了地方急得抓耳撓腮。

“好了,好了。

你們兩個就知道欺負小三子。

小三子別急,姐姐陪陪你就是了。”

說著小龍女脫下衣服坐到石床上。

“哎呀,小三子好壞!就知道欺負姐姐。”

只見小龍女平躺在石床上,那只猴子正在把小龍女的手腳?到床四角的鐵?上。

小龍女口上嬌聲喊叫讓猴子放開自己,可身體卻並不掙扎。

那只猴子拷好小龍女後干脆用小龍女的?衣堵到小龍女的嘴裡,於是小龍女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了。

與此同時黃蓉身上的兩只猴子已經開始干黃蓉了。

一只抱著黃蓉的腰,陽具在黃蓉的陰道裡快速地抽送。

另外一個則干脆把肉棒塞進黃蓉的嘴裡讓黃蓉給它口交。

黃蓉的身體被弄得來回扭動,不斷地浪叫,連結實的逍遙椅都開始發出吱吱的聲響。

叫小三子的猴子在小龍女的陰部吸食了一陣子淫液後也開始讓自己的肉棒享受小龍女的肉體。

小龍女在巨大肉棒的沖擊下很快達到了高潮,小三子仿佛小孩受到了大人的稱贊,肉棒更加賣力地在小龍女的陰道裡進出。

足足折騰了兩柱香的工夫小三子才將自己的精液射進小龍女的下體。

而它竟然不知疲倦,馬上又把堵小龍女嘴的?衣拿掉,不等小龍女說話就將肉棒插入小龍女的口中。

巨大的龜頭頂住小龍女的喉嚨使她幾乎喘不過氣來,小龍女只好用舌頭把猴子的陽具向外推,於是小三子的肉棒很快又硬如鐵柱了。

猴子抽出肉棒,用?衣再次堵上小龍女的嘴,然後從櫃子中拿出鑰匙打開了小龍女手腳上的鐵?,小龍女依然只是嬌聲呻吟並不掙扎。

猴子從牆上摘下一雙手?將小龍女的雙手反?到背後。

再把小龍女拖到床下,讓小龍女跪在床邊上身趴在床上。

准備完畢之後,猴子開始進攻小龍女的後庭。

只聽小龍女嗚地悶哼了一聲,然後開始更加興奮地嗯嗯呻吟,身體在床上來回搖動。

黃蓉的情況比小龍女更糟,兩只猴子經過幾次換位之後,黃蓉已經被淫弄得只能低聲呻吟了。

兩只猴子意猶未盡,但可能是奸淫黃蓉奸淫的膩了,所以當它們發現小龍女時就立即放棄了黃蓉,跳到小龍女的身邊去了。

於是小龍女被抬回床上,身上的三個洞立即都有了歸屬。

小龍女好象對它們很是配合,雖然已經筋疲力盡但卻毫不反抗,任由三只猴子在自己身上翻雲覆雨。

而被猴子拋棄的黃蓉則因體力不支昏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黃蓉漸漸醒來。

她依然被捆在逍遙椅上,身上猴子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液都已經干了。

而小龍女早已經被幾只猴子折騰得死去活來,現在她正被成大字形?在床上,一只猴子在舔她的下體,另外兩只則各含這小龍女的一個乳房,三只猴子依舊興高采烈像是在品味美味佳肴。

而小龍女雖然已經不支但依舊毫不掙扎,只是口上嬌聲求饒。

“停,快停吧,姐姐求你們了…哦…快,快停吧…啊…嗯…”“呦,這是誰把龍兒姐姐弄成這樣的?”隨著聲音近來兩個少女。

是郭芙和郭襄回來了。

“哼!還不是這個死小三子!趁人家不注意就…”“啊,好你個小三子,竟然能將龍兒姐姐的穴道制住。”

“我是沒注意,不然怎麼會…哼!不說了!氣死了!氣死了!”“龍兒姐姐,我看小三子是真喜歡上你了,不如你就嫁給它吧。”

“襄兒!你怎麼這麼喜歡當媒婆呀,剛把郭伯母和阿黃撮合到了一塊又打我的主意了。

我看你自己到該早和阿黃成了親才對。”

“龍兒姐姐,你別亂說了,我已經把我娘許給阿黃了,我總不好和娘共侍一夫吧。”

“那有什麼的。

反正郭伯母也是給阿黃作小。

你作大不就行了。

到時候襄兒管郭伯母叫娘,郭伯母管襄兒叫姐姐,嘻嘻…”郭芙和郭襄抱開幾只猴子,放開了小龍女。

小龍女穴道解開後也並不找幾只猴子報復。

只是靠在郭芙的懷裡休息。

郭芙和郭襄進來時就沒有穿衣服,兩人現在已經是不可一日不交合的浪女,辦了一天的事回來本就已經春心大動,再加上看到了小龍女被三只火猴輪奸的場面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