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太平岛情色主题乐园
太平岛情色主题乐园

      

(1)

  “董事长,董事长,太平岛到了!”太平航空公司董事长专机的乘务长靳冰

云在我耳边轻轻唤着,两名被我枕在头下的女乘务员首先醒来,但是却丝毫不敢

动换。

  我揉了揉惺忪睡眼,从两名女乘务员的身上爬起来,透过窗舷向下望着,蔚

蓝的太平洋中一个郁郁葱葱张满茂密热带雨林的小岛——太平岛赫然在望。

  “啊,这麽快就到了。”我自言自语地说道。

  我是太平集团的108 位创始人之一,也是太平集团的108 位董事长之一,每

个周末,集团的108 位董事长都会从世界各地所管理的公司中抽出时间来赶往太

平岛度假,以缓解一周以来高度紧张的神经,虽然从周一到周五他们并不缺少可

以玩弄的美女,但是只有这永远充满了幻想和新奇设计的太平岛,才能使他们久

谙风月的身心真正得到解放。

  太平岛是世界500 强企业之一的太平集团在太平洋上购置的一个小岛。

  小岛实际上就是一个缩小了的城市,太平电视台、太平影视公司、太平话剧

院、太平医院、太平百货公司、太平酒店、太平航空公司、太平中学、太平大学、

太平军队、太平公安局、太平法院、太平市政府等等,应有尽有,不一而足,并

且所有的职务全部由太平集团在世界各地精心挑选的超级美女担任,严禁一般的

男性进入。

  全岛3000多平方公里,共有12至42岁的美女3 万多名,这些美女每月的工资

耗费就高达9 亿多元,年满42岁退休后更可由集团以极爲优厚的条件养老,所以

岛上的女孩子都很自豪。

  实际上,这里所有的机关都和太平集团一样,在太平前面冠以“情色”二字

才更贴切。

  这里一切都是真实的,一切又都是不真实的,因爲来到这里的男人就像到了

那个着名的无极天堂一样,可以随心所欲。

  你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采用任何方式玩弄岛上的任何女性。

  当然,你必须是太平军的108 名创始人之一才行。

  这个岛属于高度秘密状态,只有少数世界政要、超级富豪在太平集团高层的

应邀下,才能踏上这个小岛。

  尽管这个小岛不爲人所知,但是太平集团的赫赫威名在全世界却是无人不晓。

  太平集团下属的108 家企业,分别由集团的108 位创始人掌管,其産品遍及

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太平集团不仅爲整个世界提供高质量的商业服务,而且也是全世界最大的亚

洲情色文化産品的供应商。

  这不仅来源于太平集团的经济实力,更来源于太平集团108 位创始人特殊的

结盟关系。

  这108 位创始人,都是情色文化的极度爱好者。

  爲了满足他们每个人心头千奇百怪的情色幻想,决定共同组建太平情色军团。

  成立伊始,太平军的业务主要有两大项,一项是在海外着手建立一个内部的

情色网站,搜集国外收费网站的高质量资讯以满足军团成员的需要,这是日后太

平岛的发端;另一项是着手在国内创办水晶商务公寓,爲那些在外埠做中长期居

住的企业高级白领提供高档商务住宅的装修和租赁,这则是日后威振世界的太平

集团的开始。

  如今这108 人个个都是亿万富翁,更重要的,是他们凭借集团的力量,过着

连世界首富都不敢奢求的情色生活。

  一般的,大家都会乘坐集团自己的航班来,如果临时调配不开,也有租用世

界其他航空公司的专机赶来的。

  来了以后,大家各玩儿各的,并不碰面,偶尔在某一场合邂逅了,也是一笑

了之,集团每月定期在纽约总部大厦召开一次高层会议,届时108 位董事长都要

参加,很严肃地相互磋商集团未来的发展,而这里,只是休閑的场所而已,工作

和娱乐,大家分得都很清楚。

  太平航空公司唯一的乘务长原来的名字并不叫靳冰云,根据集团的规定,上

岛后按照着名文学作品中女主人公的名字更改了新的艺名。

  见我彻底醒来,靳冰云拍拍手,两名胸脯涨鼓鼓的乳娘从后舱走了出来,轻

轻走到我面前,鞠了个躬道“董事长好!”

  “嗯。”我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注视着这两个新来的漂亮乳娘。

  看到我对她们産生了一丝兴趣,靳冰云善解人意地给我介绍着:“董事长,

这是航空公司昨天刚从四川定购的两头奶牛,刚刚生産不到一周,奶水特别丰盈,

请董事长享用。”

  说着,靳冰云示意两名乳娘走到了我身边,两名乳娘揭开衣襟,露出白嫩嫩

的胸脯上垂着的两只肥大的乳房。

  我一手抓住一个乳娘的乳房,感觉手心里沈甸甸的,脸上下意识地露出满意

的微笑,一直高度紧张地观察着我的反应的靳冰云,轻轻舒了口气。

  太平集团定购乳娘的范围极爲广泛,从边远贫困山区的少妇到身材窈窕的舞

蹈演员,都有;但是入选的条件却极爲严格,一是要第一次哺乳,二是要面目清

秀,所以乳娘的奶头大多呈浅褐色,决不会有因爲生育过多而奶头黝黑的现象出

现。

  我将两个乳娘娇滴滴的奶头轮流含到嘴里吮吸了一会儿,仰起头,用甘甜的

乳汁漱了漱口,又一低头,靳冰云很乖巧地张开小嘴,将我的漱口水咽到了肚里。

  两名乳娘退下后,两名十八、九岁的女乘务员又走了上来,每个人手里都端

着一个银制的洗手盆。

  两人走到我跟前,撩起蓝色的裙子,将白色的内裤扒向大腿一侧,露出雪白

的小腹下一团黑色的阴毛和两瓣儿浅红色的小阴唇,将洗手盆放到胯下,“嗞嗞”

地撒出尿来。

  我将双手放到二女的肉缝里玩儿弄着,一时间,尿液改变方向,流得二女的

内裤上、飞机的地毯上到处都是。

  等到二女撒完尿,我接过靳冰云手中的手纸,爲二女拭净肉缝儿中的尿渍。

  “谢谢董事长。”两名漂亮的女乘务员红着脸道谢离开。

  “董事长,要不要用冰云泄泄火?”看到我高高隆起的下身,靳冰云笑吟吟

地问道。

  “嗯,好啊!”我脱下靳冰云的裤子,露出她两瓣雪白的屁股夹着的一道浅

红色的肉缝儿,将龟头对準中间微微张开的一个洞口,将鸡巴整根儿插了进去。

  “唔……董事长……”撅在白色沙发上的靳冰云立刻呻吟起来。

  靳冰云的小穴我不是第一次插了,靳冰云的小穴也不仅仅供我一人使用,除

了我之外,靳冰云的老公和集团的其他107 位董事长都有权使用。

  过去中央首长在人民大会堂开会,对于每一位首长使用哪一个茶杯、哪一种

茶叶、甚至茶杯杯柄摆放的方向都有严格的规定,因人而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