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丁家乱伦
丁家乱伦

      

丁家乱伦

白灼靠在出租汽车背垫上,丁毅云慢慢闭上了双眼然后舒坦地伸了个懒腰,好像要把那十几个小时火车的疲劳在出租汽车上就解决掉。因为回家以后,他可没那个耐心也没那个能耐忍着不去做某项高强度的体力劳动。此时,丁毅云不禁想起家里那个三个美丽而又充满激情的女人:小妹丁莉芝,调皮可爱,16岁,身高156,三围:31,23,32;姐姐丁莉雪,热情奔放,19岁,身高160,三围:35,24,36;妈妈罗秀鹃,温柔体贴,身高158,三围:37,24,37。不知道她们想我不?或者想我的肉棒更甚于想我呢!不过,家里还有两根不比我这差多少的肉棒可供使用,老爸跟弟弟可不会等我回去再开荤的。想到这,丁毅云看了看已经举旗致敬的老二,歎了口气,管他呢,还不一样有得操!

  两旁的建筑物飞快地向后跑着,汽车很快就从火车站开到了丁毅云的家门口。下了车,丁毅云深深地呼了口气,轻声地欢呼一句:“我回来了!”站在家门口的丁毅云并不急着开门,而是在想:家里面不知会是怎幺样呢?应该不会说大白天就来个大杂烩吧?轻轻地开了门,穿过花园丁毅云已经隐隐约约听到了屋子里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呻吟声。靠,大白天就来了也不用注意一下形象的!丁毅云心里忿忿不平。于是,他快步上前,打开了屋子的正门。而那隐约的呻吟声再不隐约了,简直可以说是响彻云霄了。

  “啊……好……好舒服……啊…………喔…喔…………对∼!爽啊∼∼!!…………好…好粗,好充实啊∼∼!!……唔……”原来丁毅云的姐姐丁莉雪正混身赤裸,双手扶在沙,发上,上半身差不多趴在了沙,发上,双乳被压的变了形连自然的状态都看不了,那浑圆肉厚的屁股向后翘着。在她后,丁毅云的弟弟丁毅恆正把他那粗壮的肉棒一进一出地在做着活塞运动,伴随着的是那有点混浊的呼吸声了,“我…我操……你……爽∼爽吧!”在激战中的姐弟看来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竟然连有人进来了都不知道。丁毅云摇了摇头,这个姐姐跟弟弟真是的,这事怎幺可以不等我的。

  “靠,你们不是吧,大白天就开干了,注意一下影响嘛!∼”终于,激战中的双方终于看到了有人来了。丁莉雪脸马上红了一下,问了一句:“云,什幺时候回来的?”丁毅恆却大声嚷了出来:“靠,哥。你又不是没试过在大白天操!是不是在外面饿了几天,一肚子火啊。来、来,一齐来,先下下火。”

  “你这弟弟,没大没小,怎幺不会尊敬一下哥哥的?”被说中痛处的丁毅云只得扔出那样一句,“要干,也得让我把行李放好嘛,已经回家了,还怕没穴操?你以为是你啊,没点忍耐力……”

 

  “嘿嘿,不跟说了,你刚回来,你最大,你最大。”在谈话中得到了休息的丁毅恆,马上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沖刺,而丁莉雪则对丁毅云笑了笑,说了句“待会姐姐再让你操。”之后就又开始迎送起丁毅恆的沖刺了。   丁毅云歎了口气,说道:“你们慢慢吧。”然后準备回房间放下行李的时候,一个苗条纤细的身影就沖了过来,张开了双臂扑向了丁毅云,“大哥,你回来了!想死我了!!”原来是丁毅云的妹妹丁莉芝,平时丁毅云跟这个妹妹相处不错,当然在那事上也是合作无间的,此时听到亲爱的大哥回来了,马上就沖出来了。丁毅云也合作地张开双臂迎着妹妹,把她抱住。“想死我了!”说着,丁莉芝就把她那薄薄的双唇伸向了丁毅云的双唇。丁毅云来者不拒,跟妹妹来一个亲吻。嗯?怎幺好像味道有点不对的。“嘿嘿……”丁莉芝笑了起来。丁毅云感到纳闷,他还看到了那调皮的妹妹的眼睛闪了几下。

  “云,你……”丁毅云的老爸丁志平此时正皱紧眉头,一脸苦相。不过,丁志平也是没穿衣服,下面的的肉棒不是很硬的挺着,上面有些液体,使得肉棒看上去闪闪发光,看得出是曾受过刺激的。而看到他肉棒的尺寸就可以知道丁毅恆的大肉棒是遗传自老爸。

  “怎幺了老爸,有什幺问题?”感觉到越来越不对劲的丁毅云问到。

  “没什幺,只是刚才阿芝在跟你接吻之前是在帮我吮肉棒的,她一听到你回来就高兴得直奔出来找你,连口都没漱就……”说完以后,丁志平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而在沙,发旁干得起劲的姐弟更是笑得趴在了地上,当然,下体还是紧紧地连在一起的。

  

  而当事人丁毅云却马上“呸、呸”个不停,想把那气味、液体全吐出来,而他双手则报仇似的在妹妹的腋下搔个不停,他知道这妹妹可抵不住笑的。果然,丁莉芝忍不住“咯咯”地笑个不停抱着丁毅云动个不停,她那双乳还不是发育很成熟但在丁毅云的胸口那样厮磨也使得丁毅云热血上涌,而她那只有稀疏几根毛的下体更是在动的过程中给丁毅云视觉与触觉更刺激的感受,他快忍不住了。而那个调皮的妹妹却好像要跟他过不去似的,一感觉到大哥向她举旗致敬,马上跳了下来跑回到老爸身后,还向着丁毅云做了个鬼脸。此时的丁毅云可真的有点哭声不得,只好先放好行李再慢慢想怎幺样报复了。   “妈妈在哪里啊,怎幺不见她的?”放好行李后的丁毅云发现家里好像少了一个最重要的人,问道。

  “你妈在厨房做饭呢,可能刚好有些事出不来吧,不然,哪会不出来看你这个孝顺的孩子呢!”此时的丁家主人丁志平也来到大厅享受着小女儿的口交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