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公公插媳妇的淫屄
公公插媳妇的淫屄

      

公公插媳妇的淫屄

        故事是这样,我是一个五十岁的男人,跟儿子、媳妇住在一起。老婆已经死了十年,这段时间,鸡巴硬起来只有去召妓出火。我条屌仍然很有劲,足有六寸长,妓女户见到也讚我厉害。但是操臭婊子那屄穴时一定要戴套,没瘾头得很。

如果能有乾净的良家妇女给我操屄,那幺鸡巴就可以直接插入她那又多水、又多汁的屄洞里面,可就真正点啰。

  其实我心目中已经有个目标,就是我媳妇阿莲。她当初嫁入我家门的时候,我已经很留意她的身材,皮肤雪白,奶子细细,屁股又圆又大,知道干她一定是很爽的了。起初他们两口子每晚都要操过屄才睡觉,我就住在他们隔邻睡房,一到晚上就听见他们相干的喊声,阿莲的叫床声好娇嗲、好淫蕩。

  我每晚都是在气窗口那偷看,但角度就只瞧见床头的位置,见她给阿明操到眉丝细眼的样子,我就慾火焚身,跟自己说︰『哼!终有一天我也要操你这个淫屄!』

  平时阿明去了上班,家里就只剩下媳妇和我。媳妇做家务时很喜欢穿紧窄的袜裤,把那涨卜卜的阴部轮廓充份显现出来,甚至连那条小缝也可以看见。她俯身抹地板时将屁股翘起,又圆又大,许多次我都想伸手去摸她的小屄,但毕竟我是她公公,若闹上彆扭来可就不是玩的了。

  我特别留意她洗澡时间,当她刚刚洗完澡的时候,一出来时我就会假装也要赶着洗澡,催促得她手忙脚乱,连脱下来的骯髒衣裤都没时间放好。我就在里面找出媳妇刚脱下来的三角裤,放到鼻尖上闻。有香水味、尿味,还有阵阵白带的腥味,有时见到上面有她的分泌物,我就伸出舌头去舔……唔……味道硷硷的、相当好味呀!通常内裤还仍暖暖的,我就会坐在马桶上,一边幻想着她淫蕩的样子、一边打手枪。

  最近这两年,阿明上了大陆做生意,很少回来,不用说都是在上面养了个二奶啦!我见媳妇独守空房得好寂寞,特意去买了几盒操屄的录影带回家里。内容儘是描写公公操媳妇、哥哥操妹妹、母亲给她儿子操的乱伦A片。一于铺好路,等她对乱伦没那幺抗拒后,希望有一日肯让我操。

  每次看完后我就做个记号,终于被我发觉了她真的有偷看我那些硷带。这幺长时间没操过屄,她的小屄一定很痕痒,我幻想着她一边看A片、一边手淫的样子,就觉得兴奋,鸡巴也硬起来。

  最近房子装修完以后,又多了个机会窥看媳妇洗澡了。由气口窗看进去,清清楚楚一目了然;媳妇每次洗澡都有手淫,还把莲蓬花洒开到最大,对準小屄来沖,又用手指在屄上又揉又插的,最近还比较频密点,有时甚至用电筒插进阴道里,看来媳妇的小屄确实好痕痒,真要帮帮她才行。

  有一晚,我在她那杯鲜奶里下了两粒安眠药,媳妇喝了之后就说要回房睡,过十五分钟后我就脱光衣裤走进她房间。媳妇已经熟睡了,我走去她床边,慢慢掀起她的被子,已经等不及地一手抓她的奶子,一手摸她的小屄。一对奶子还很有弹性,原来她睡觉时是不戴奶罩的。哗!小屄摸上去软绵绵,十分饱涨。

  突然媳妇颤了一颤,当然是给我揉正那粒阴核。心想:『啊!原来她也会有反应,那幺等一会干她的时候就兴奋得多,爽死了!』跟着我就慢慢地剥她条睡裙,一对奶子小小的刚好一只手握满,搓揉了一会,再用嘴去啜两粒乳头,啜得硬梆梆、红卜卜地挺突起来。跟着再剥掉她那条半透明的薄纱内裤,闻得一阵阵好熟悉的内裤气味,不过今次不是幻想,而是真的可以舔她的小屄了!

  我爬上床尾,掰开媳妇一对白雪雪的大腿。开亮床头灯将她整个阴户照得一览无遗。给我发现一个大秘密,原来媳妇的屄是没毛的!怪不得闻内裤的时候总不见遗下半条阴毛啦。除了两片阴唇呈粉红色,整块屄都很白雪雪、滑溜溜,好像个幼齿一般。我自问操过这幺多的屄,从来也未操过白虎,今晚也算有大收穫了!

  我俯下头去细心的看清楚这块没毛的屄,见到媳妇屄缝有些水渍,想是睡觉前小便完还没揩乾尿水啦,于是我用两只拇指去撑开小阴唇,一阵气味扑出来,我大力一嗅,哗!真是提神醒脑,全世界女人小屄都是有味的,怪不得都给人叫臭屄啦!

  我见媳妇那条屄缝张得不甚阔,两边阴唇也很肥美,阴核……好像铅笔头般大小。屄洞看起来也好紧窄,洞口边缘还有一些水渍。我伸出舌头去舔一下……唔!涩涩的,腥腥的,味道不赖!我又去啜她粒阴核,媳妇马上打了个冷颤,跟住越啜越湿,淫汁涌了出来……可能媳妇这块屄最近给人干得少,所以好燥,味道好浓。

  我将汹涌而出的淫水全嚥下肚,这些人妻洩出来的鸡精,真是原装补脑汁,好提神呀!我啜到鸡巴硬得像支钢条,眼见媳妇的小屄已经是又湿又滑了,就立即昂起身,将大屌放在媳妇的屄洞口,摇上摇落地用龟头把那条唇缝先揉得热乎乎的,等鸡巴头湿润了,然后再对準屄洞慢慢插进去。

  看着媳妇两片阴唇慢慢翻开,见她眉头一皱,随即小声地叫了一下。我不管那幺多,鸡巴捅进去后没有立即抽出,因为我想慢慢感受一下这个人妻多水又多汁的感觉,可以干到像我媳妇这种又乾净、又正点的白虎,真是三生修到啦!跟到外面召妓真是有天渊之别。

  阿明这小子不操,也应该便宜一下爸爸的屌耶!我擡起媳妇双腿,用枕头垫高媳妇的屁股,跟着便由慢至快地抽插。啊……哟!鸡巴传来无限的快感,我感觉到媳妇洞穴里在一下一下的收紧。我知道媳妇正享受着,等我快速抽插,一定要干到她有高潮才行!

  『哼……操爆你,操死你,噢……噢!……糟糕……不行……我要射了!』

我把精液全射进媳妇的小屄里面,心想:『等媳妇醒来后,我要她答应以后都给我操。』跟着我便搂住媳妇睡到天亮。

  我在她还未清醒的时候,就把自己的鸡巴捋硬,然后慢慢再插入她屄里面,因为有昨晚留下的精液做润滑剂,所以好容易便『咻』一声插了进去。

  我慢条施理地抽送着,我要媳妇醒来的时候觉得我鸡巴仍然在操着她的屄,果然过了不久,媳妇的小屄开始有淫水流出来,真是一个淫贱的人妻!还伴有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呢!

  只听到她在矇眬中说:『阿明,你回来了?肯操我真是好极了……啊!好久都没干过了……大……鸡巴,插……大力些……』

  『媳妇,是我……是公公呀,好舒服吗?好爽哩!你喜欢的话,随时都可以找我来操屄耶。』

  『啊!是你?喂……干什幺,公公……不好啊!不行的……你不能操我呀,不好……啦!』媳妇吓得全醒了,拚命地想用手推开我。

  『还在扮什幺纯情呀?你兴奋到连淫水都流淌到床上了,还整晚高潮不断,而阿明宁愿上大陆操那些北方婊子也不操你,你不值得跟他守生寡呀!他做初一你做十五嘛,我见你不时都要自己解决,好可怜啊,于是便帮你出火啰……』我一边讲一边猛力地抽插,不许她动。

  『公公,不行的,啊……哟……这是乱伦呀,给人知道了怎办?』阿莲说。

  『媳妇,你不说我不说,哪有人知?你又发骚,我又屌痒,既然你每睌洗澡都揉自己的屄,不如等公公来操你还好,瞧你的骚样就知道我大屌的厉害了。』

  我一边出力地操她,操到她双眼反白,高潮接二连三地来,媳妇根本就爽到快昏过去,喉咙头发出『啊……啊……』的声音,看她眉眼如丝,脸蛋比关公还红,却又要死命地咬住下唇,忍住不哼出声。

  『不好啊……公公……我叫……强姦呀……哎哟……我昨晚不知是你啊……啊……』

  我知道她已经发浪、不再抗拒我操她的屄了。再插多三几十下后我也喷精,也是全都射进她屄里面去,接着我跟她说:『媳妇,我知道扒灰不大恰当,但是不干也已干了,扬出去你我都没脸,问良心你都给我操得好爽哩,既然我们两人都有需要操屄,不如就闭门一家亲吧?』

  媳妇没答我,只是扭转面呜呜地哭,过后几天都没有理睬我。

  直到有一睌半夜,我鸡巴又勃硬,从厕所取来媳妇刚脱出来、新鲜热辣的内裤在打手枪,忘形之际忘记锁门,突然媳妇走进来,见到我淫秽的模样,呆了一呆。我马上扑过去拉住她、吻她,用一只手握着她的奶子,因为媳妇睡觉是不戴奶罩的,我抚摸着她充满弹力的奶子,令乳头也硬得挺立起来,另一只手就伸进睡裙里面,扯下内裤,揉抚她的小屄,还撚住粒阴核来搓拧。

  媳妇又反抗,想用手推开我:『公公,这样做我对不起阿明呀……啊……不好摸我……呀……唉……』

  她给我按住,怎样挣扎都没用,我一边撩弄着她的小屄,一边对她说:『思量得怎幺样呀阿莲?听我的话还可以大家有乐子,如果不然就好像守生寡一样,你这幺俏,这幺好身材,小屄又这幺好水好肉,但都没人操,如果不是阿明如此待你,你又怎需自己解决呢?你为我们这个家受贞节,真是难为你了,我要为这个不孝子对你作补偿,我的大屌你亦试过了,不错吧?』

  我见媳妇态度开始软化,连忙趁她犹豫之际快手快脚拉起睡裙,剥掉她的底裤。媳妇束手无措,不知该怎幺反应,只是拧转面,双眼向上望住天花板,任我为所欲为。

  我掰开她双脚,见到她那个无毛屄就已经好兴奋,立即伸出舌头去舔舐,又啜阴核,又抠屄洞……媳妇全身打颤说:『不要啦公公,这里是小便的!好骯髒喔,喂!不要撩进去,啊!好痒呀……』

  媳妇两只手本来是扯着我头髮的,但是现在反而用力按着我的脑袋凑去她小屄那里,我见媳妇拚命死忍不叫出声,但是洩出来的淫水就浆到我满嘴都是,十分好味。跟住我直起身,右手擡起媳妇的左脚,左手握着鸡巴对準屄洞一下子就大力地插进去,媳妇立即『啊』一声想推开我,我却快速地抽插,我要她在极短的时间里得到高潮。我每插一下,她就叫一声,我感觉到她屄洞好像鲤鱼嘴般收紧,指甲插入我背脊的肌肉,高潮到她双眼都反了白。

  跟着,我又再喷精了,媳妇好害怕,马上推开我说:『喂!不要射进去呀,有了孩子怎算?』她很快地用面纸擦乾净小屄,还害羞地说:『以后干都要戴套呀!』

  我听到很开心,这明摆着媳妇的淫屄终于肯让我操定了。我不放过,以后的日子就好办了,不用召妓就有免费屄给我操,还是个淫贱的人妻吶,真正点!

  现在白天在人家面前我俩是公公、媳妇。那晚间呢?晚间当然是一家春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