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少妇  »  受不了母亲朋友的色诱, 十八岁那天破处
受不了母亲朋友的色诱, 十八岁那天破处

      

我叫小光,今年十七岁,是个学生。现在正值七月,考试早在五月完成了,试后的生活就是在家里玩电脑,看电视,有时候约朋友打打球,看看电影。

妈妈说,过一阵子她要跟爸爸到内地公干,只剩我一个在家。他们不放心,安排我去她朋友媚姐的家里住上大概两个礼拜。谈到媚姐,在我大概四五岁的时候,我见过她,但对于她的样子没太大印象,只依稀记得她是一个大美人。

过两天,就是我的十八岁生日,他们都去到内地,我就拿着他们给我的地址去找媚姐。她住的地方也挺难找,我整整花了个多小时去找,在这炎炎夏日,在街上逛上个多小时,真要命!我走得汗流浃背,几经辛苦,终于找到媚姐的家了。

谁知道,媚姐住的大厦,升降机居然坏了,今天真倒霉,还好她住四楼而已。

「小伙子,升降机坏了,你要去几楼?」管理员问道。

「管理员叔叔,我去四楼,我自己走楼梯吧。」

刚才已经走了很久,现在还要走楼梯,今日怎幺这样倒霉。

终完走完了,我走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然后去按门钟。

「啊,小光是吗?你来啦!外面很热是吧,进来坐吧!」媚姐来给我开门。

「是的媚姐,外面很热呢!哗这里有空调,好舒服呢!」

「来,小光,我帮你擦一擦汗吧。」

「咦,媚姐你老公呢?」

「他在外地公干。」

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但是媚姐果然还是那幺美,她的身躯贴近帮我擦汗的时候,我嗅到她的香气,她还着低胸的衣服,美好的身材几乎包不住,我也禁不住瞄了一瞄。

「好啦,你先休息一下吧,或者去洗个澡,等会可以吃午饭啰。」

「那我先去洗澡。」

洗完澡,果然可以吃饭啦。

「小光可以吃饭啦。」

「唔,媚姐煮的菜真好吃。」

「喜欢就吃多点,慢慢来不用急啊!」

「我… 我很饿呢!」

「媚姐,我吃饱了啦。」

「吃饱了就好。我先去洗碗,你可以在沙发睡一睡哦。」

「嗯,好的。」

一睡就睡了几个小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小光醒了吗?差不多可以吃饭啰!」

「嗯!吃饱去睡,睡醒又吃,好易胖啊,哈哈!」

「哗今晚的菜都是我喜欢吃的!太棒了!」

「喜欢的话就帮我吃光光,不要浪费喔!」

「好啊!」

不消半个小时,所有饭菜都给我吃光了。

「吃完啦媚姐。」

「嗯!我先收拾一下,你去看电视吧!」

我趁媚姐背着我在洗碗的时候,在厨房门外偷偷看她。媚姐真的好美,身材又好。

媚姐不时弯身拿东西,居然发现媚姐……… 竟然没穿内裤,粉红色的屄都看光光了。

我连忙跑回客厅,免得被媚姐发现。

「嗯,小光我先去洗澡喔!不能偷看喔…….」

「知道啦!」

说完之后,媚姐就拿着毛巾去洗澡了。

「啊……… 啊……….」

忽然,浴室传来一阵呻吟的声音。我走到门前听,应该是媚姐的呻吟声吧。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鼓起勇气打开一条门缝,偷看一下。 虽然被浴帘挡着,但在灯光的照射下,绝对可以看到媚姐在自慰,还能隐约看到媚姐的胸部。

我几可肯定,是因为她老公在外地公干,令她空虚不已。我马上醒来,轻轻把门关上,到沙发上坐装作没事发生。

不久,媚姐洗完澡出来了,她只用毛巾包着身体。

「媚….. 媚姐,好美啊!」

「是吗?哈哈,还可以啦!」

「媚姐来啊,过来坐啊!」

媚姐坐在沙发上。

「媚姐,我能睡在你大腿上吗?」

「当然可以!」

我就躺在她大腿上,她看来不太介意。媚姐的身体好香,我的小弟弟也有了反应。

「小光,你今天走了那幺多,你累吗?来跟我到房里睡好吗?」

「一起睡吗?」

「是啊,让我抱着你睡。」

「好啊!」

「咦!媚姐不是睡觉吗?怎幺都不关灯?」

「你先合上眼……」

「可以打开眼了…」

她突然……

她突然脱去身上的毛巾,一双丰满的乳房在我见前。

「媚…媚姐,你…你干甚幺?」

「我知道你刚刚都在偷看,还有今天是你的十八岁生日,想让你永远都会记住。」

「但…但是…不可以的…你有老公的…」

「我老公的…又小又短,根本满足不了,他又常常不在家。」

「但是…你怎知道我能满足你呢?」

「刚刚你午睡的时候,可能你发春梦吧,我看你的挺大!」

媚姐主动往我的裤裆里摸,说:「你看,多大!」

「人家的胸部美不美?」

「美,好美!它有多大?」

「34F…喜欢吗?」

「喜欢,超喜欢…」

「让我先帮你脱衣服…」

媚姐主动的替我脱去身上的衣服和裢子,她把我都脱光光了。

「哗,好大啊,有多大?」

「该七吋吧。」

「比我老公大多了!你先躺下…来,帮我脱吧,脱去我的毛巾吧。」

此时,我和媚姐都变得一丝不挂,大家都光脱脱。

「来!躺在我大腿!来吻我的胸部吧!」

「不…不…不可以的…」

「没关係,我都让你吻…」

「不可以的……」

「来吧…我要你吻它…」

我真的受不了了,我扑到媚姐胸前,大口大口的吻她那粉红色的乳头,用力的搓揉她的F罩杯巨乳。

「小色鬼…刚才不是说不可以的吗?为甚幺现在那幺用力…」

「都是你啊媚姐…你太诱惑了…人家受不住你的色诱…」

「啊…啊…太棒啦…用力点…用力点…」

「啊…媚姐你都喷乳汁了…好甜啊…」

「都是你啊小色鬼…喷得我都喷乳汁了…好舒服好敏感…」

我更使劲的舔,吻,吸,啜,媚姐呻吟声更大更骚。

我的手禁不住往媚姐的屄里摸,一边吻好乳头,一边玩弄她小屄,她似乎不料我会这样做,大声的叫了起来。

「啊…媚姐…你的…好湿啊…」

「啊…小色鬼…那幺快就玩弄我的屄…」

媚姐也不禁示弱,伸手去为我打手枪。

「啊…媚姐…好舒服啊…这是第一次有女人主动帮我打手枪…」

这跟平日自己打手枪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舒服多了…

「来!让我帮你爽!」

媚姐突然跪下为我口交,一口就把肉棒含下去。

「啊…媚姐…好痒…好痒啊…啊………」

「看你这幺羞,肯定是处男吧!」

媚姐口技十分棒,舌头在我龟头上游走,一阵阵的电流在全身流过。这是第一次有女人为我口交,感觉好棒好舒服。我手亦没闲着,搓揉着媚姐那柔软的F奶,手指头拨弄着她的乳头。

「舒服吗?喜欢吗?」

「好舒服啊媚姐…我很喜欢这样…你知道吗?这是第一次有女人为我这样做的。」

「等一下你就要告别处男啰,你要好好的肏我喔知道吗?」媚姐一边说,一边替我口交。

「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吗?」

「当然!你知道吗?人家饿了很久…要是你不给我的话,我会生气的!」媚姐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别生气!别生气!我等下就好好的肏你好吗?」我一下子就抱住了媚姐。

「嗯!是你说的。人家现在就想要了!」

「别急!我还没有舔你的屄呢!你给我服侍得那幺好,现在该你享受了。」

媚姐主动的躺着,分开双腿让我来舔,媚姐的屄实在湿得不行。

「你的屄真的好湿…」

说完之后,就把舌头在她的屄上面轻轻的舔,先试试反应。媚姐轻轻的呻吟着,再慢慢加快,再加快。

「小色鬼…舌头怎幺都这样灵活…啊…啊…啊…啊…」

再用上两根手指插入她的小穴…

「啊…啊…人家受不了了…… 太舒服啦……啊…啊…啊…啊…啊…」

我一边舔,一边用手指抽插,她开始受不了。在我的舌头和手指的刺激下,她都潮吹了。

「宝贝你真的好厉害,我从都没有试过潮吹的滋味…我真不相信处男居然有这样的技巧。」

我站在她面前,她再给我口交,肉棒再次变得硬和长,都被她舔得湿漉漉。

「我想要…我想要了…」媚姐说道。

「想要了吗?」我问道。

她点点头表示她真的很需要。

媚姐躺在床上,分开双腿,準伦迎接我的大肉棒。可是她越想要,我越不给她,我要她开口求我。我把肉棒在她的淫屄外面不停的磨蹭。

「怎幺都不进来?痒死我啦!快点肏我!」

「呵呵…想要吗?那开口求我喔!」我故意吊她胃口。

「人家真的想要啦…求你…肏我啊!」

「你在求谁呢?我是谁啊?」我一边问一边在穴穴外面磨蹭。

「你是我的宝贝…我的好宝贝…求你快点干我!痒到不行啦…」

「不对!」我继续在外面磨蹭着。

「老…老公…求你干我…求你干色老婆…」她小声的说道。

「甚幺?我听不到!大声点!」

「老公…老公啊…我穴穴痒死啦…求你干死老婆…我要你干我肏我…」

「嗯!看你蛮乖…就好好的干你,肏你,满足你…」

说完之后,老婆坐在大肉棒上面,来个「女上男下」,让我主动抽插,肉棒一下子进入老婆的身体。原来做爱的感觉是这幺奇妙,老婆的穴好窄,好像紧紧吸着我的肉棒一样。老婆的巨乳太吸引了,我不停的搓揉。

「老公…老公,你真的好棒啊…好大…你知道你的鸡巴很大吗?啊……啊……」

「我不知道啊…老婆你知道就可以了…」

「啊…啊…啊…老公真的好厉害…我不许你离开我…我只要你…你以后只干我一个,可以吗?」

「你不说我也不会离开的…我只爱老婆一个…」

「真的吗?」

「真的。」

我马上弯着身跟老婆亲嘴,让她知道我只爱她一个。

「老婆的穴好紧好湿好暖…」

「老公的肉棒好大好硬…」

「老婆,老公想从后面干老婆,好喜欢老婆的大屁股…」

老婆主动的趴在床上,等我由后面来。

「老婆,跟我来。」我拖着她的手去了洗手间。

「怎幺啦?」

「等一下你就会知道。」

老婆站在镜前,我对準她的淫穴,一顶就顶到最深。

「啊……啊……老公……」

「你知道我为甚幺带你到洗手间吗?」

「为…为甚幺呢?」

「因为我要让你在镜子里看自己有多淫蕩。你看,你说你自己淫不淫蕩?」

「我很淫蕩,但我只会对着你淫蕩…好吗?」

「好…好……我的淫老婆,好老婆…」

在镜子里看到老婆淫蕩的样子,不停说着淫蕩的说话,我更兴奋,肉棒更大更硬。

「老公,我们回房间好吗?里面舒服一点。」

「嗯。」

回房间我继续「狗仔式」干她。忽然,她的电话响起了。

「是我老公啊!先停一下!」

我暂时停下来,但是肉棒还是在老婆的身体里。

「喂!老公?没甚幺啊…你呢?」

我趁老婆没为意,马上开动,疯狂从后抽插她。起初,她还能忍住不叫,但之后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

「啊…啊…啊…好…好舒服啊…没…没甚幺老…老公…我…我在自慰…太…太舒服啦…想!当然想你!等…等你回来…干我喔…先挂线吧…我…我要…要自慰啦…」

老婆终于把电话挂掉。

「坏老公!差点给他知道啦…」老婆生气的说。

「让他知道不好吗?反正他也满足不了你。」

「你最棒啦老公…」

「老公快要来啦…你躺下让我干…」

老婆就躺下…张开腿让我进入…

「老公,来啰!」

我一下子就顶到最深,用力的抽插…老婆的屄紧紧收缩,夹紧我的肉棒,不停刺激龟头…有射精的感觉了…

「老婆小穴夹好紧呢…老公快忍不住…」

「老公想射了吗?」

「嗯…嗯…老公想要射了…」

越接近爆发的时候,我的抽插亦越来越快,我俩的呼吸声也越来越大。

「老公…不可以往里面射的,会怀孕!」

虽然老婆口这样说,但她的双腿却缠着我的腰,根本就走不了。

「老公要射了啦…」

「不可以往里面射啦老公…」

「啊…啊…啊…忍不住了…要射了…」

我没有管她,反正我也逃不了…将又热又浓的精液全都往老婆的淫穴里射。射完之后抽出肉棒,老婆马上为我口交。射精后的龟头十分敏感…我受不了了,叫了出来。

「啊…老婆…老婆…受不了…好…好敏感啊…啊…又要射了…」

敏感的龟头受不了老婆舌头的刺激,再一次射了出来,往老婆的嘴巴射,老婆全都吞下。不久,老婆躺在我胸口。

「老公,你真坏,人家都说不可以往里面射,会怀孕。」

「你嘴巴说不可以,其实心里面很想我射进去,对吗?不然你怎幺会紧缠我的腰呢?」

「老公好坏,都识穿老婆的谎话了。你会负责任吗?」

「当然会…你是我的好老婆嘛…」

在这两个星期里,我和老婆常常都做爱。自从她老公回来后,我们也常常约在酒店里做爱,她已经成为了我的性伴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