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性虐  »  殷素素做了张无忌的性奴1强奸素素
殷素素做了张无忌的性奴1强奸素素

      

    话说元朝末年,武林中的天鹰教夺得屠龙宝刀,于是便在一小岛上开扬刀大会,扬刀大会由天鹰教教主女儿殷素素住持,旨在收伏武林中的一些小帮派。武当派张翠山张五侠也悄然来到扬刀大会,想要查探其二师哥受伤的事。不料,武林中的金毛狮王谢逊想要夺得宝刀,于是便来到扬刀大会,夺刀杀人,除了殷素素和张翠山外,其他在场的人全被杀死。

    谢逊带着两人,一起漂流到海外,准备到北海上的一个荒芜的小岛上。船走了近半年,中途,俩人想要逃走,与是便使出暗计,殷素素用毒针将谢逊眼睛弄瞎。两人准备逃走,但风浪把船弄翻,他们只好抓住船甲木板,漂流到一个荒芜人烟的小岛上。

    两人上了岸,发现这个小岛远离中原,无人居住,而且天气奇寒。于是两人首先找到一个废弃的山洞,再找了些柴火,生了一堆火。两人围坐在火堆旁,都意识到一时半会是回不去了,船早就被打倒大海里去了,再说就算有船了,一路上起码要走半年,谁知道会发生什幺不测。

    张翠山和殷素素两人,一个二十出头,一个十七、八岁,一个英俊少年,一个俊俏少女,两人早已相识,彼此都有爱慕之心,只是两人门派一正一邪,怕引人非议,所以压抑着自己的感情,尤其是张翠山。这半年来两人朝夕相处,彼此的好感又加深一层。

    此时此刻,张翠山看着殷素素,发现她越发的美丽,不禁有想要和她亲热的冲动。而殷素素少女怀春,被张翠山看得,此时的脸早已绯红,将头低了下去。

    张翠山心想:此荒岛远离中土,有无人烟,不知今生能否归返,不如在这里先和她做一对夫妇,也无疑不是一件好事。张翠山道:“我俩此刻便结为夫妇。”殷素素双眼发光,脸上起了一层红晕,道:“你这话可是真心?我只盼跟你在一起,去一个没人的荒岛,长相聚会。谢逊逼咱二人同行,那正合我的心意。”当下两人一起在冰山之上跪下。

    张翠山朗声道:“皇天在上,弟子张翠山今日和殷素素结为夫妇,祸福与共,始终不负。”殷素素虔心祷祝:“老天爷保佑,愿我二人生生世世,永为夫妇。”她顿了一顿,又道:“日后若得重回中原,小女子洗心革面,痛改前非,随我夫君行善,决不敢再杀一人。若违此誓,天人共弃。”

    张翠山大喜,没想到她竟会发此誓言,当即伸臂抱住了她。两人虽被海水浸得全身皆湿,但心中暖烘烘的如沐春风。^

    当晚山洞之中,花香流动,火光映壁。两人结成夫妻,这里也有几分有洞房春暖之乐。

    次日清晨,张翠山走出洞来,蓦地里看见远处海边岩石之上,站着是谢逊。他便如变成了石像,呆立不敢稍动。但见谢逊脚步蹒跚,摇摇晃晃的向内陆走来。显是他眼瞎之后,无法捕鱼猎豹,直饿到如今。

    张翠山返身入洞,殷素素娇声道:“五哥……你……”但见他脸色郑重,话到口边又忍住了。^

    张翠山道:“那姓谢的也来啦!”

    ^

    殷素素吓了一跳,低声道:“他瞧见你了吗?”随即想起谢逊眼睛已瞎,惊惶之意稍减,说道:“咱们两个亮眼之人,难道对付不了一个瞎子?”

    张翠山点了点头,道:“他饿得晕了过去啦。”殷素素道:“瞧瞧去!”从衣袖上撕下四根布条,在张翠山耳中塞了两条,自己耳中塞了两条,右手提了长剑,左手扣了几枚银针,一同走出洞去。两人走到离谢逊七、八丈处,张翠山朗声道:“谢前辈,可要吃些食物?”

    谢逊斗然间听到人声,脸上露出惊喜之色,但随即辨出是张翠山的声音,脸上又罩了一层阴影,便挥起屠龙刀,向他二人砍了过来,两人慌忙的躲开,知道谢逊仍不忘瞎眼之恨。于是便联手还击,殷素素发出了银针,但都被谢逊躲了过去。

    眼见谢逊越战越占上风,两人都快抵挡不住了,两人终于被谢逊发力摔倒了地上。眼见谢逊的大快要落下,殷素素叫道:“谢老前辈,杀了我们,你能独活吗?”谢逊突然停下手来,沈思良久。

    殷素素连忙说道:“我们射瞎了你的眼睛,自是万分过意不去,不过事已如此,千言万语的致歉也是无用。既是天意要让咱们共处孤岛,说不定这一辈子再也难回中土,我二人便好好的奉养你一辈子。”^

    谢逊点了点头,歎道:“那也只得如此。”

    ^

    张翠山道:“我夫妻俩情深意重,同生共死,前辈倘若狂病再发,害了我夫妻任谁一人,另一人决然不能独活。”

    谢逊道:“你要跟我说,你两人倘若死了,我瞎了眼睛,在这岛上也就活不成?”

    张翠山道:“正是!”

    谢逊道:“既然如此,你们左耳之中何必再塞着布片?”张翠山和殷素素相视而笑,将左耳中的布条也都取了出来,心下却均骇然:“此人眼睛虽瞎,耳音之灵,几乎到了能以耳代目的地步,再加上聪明机智,料事如神。倘若不是在此事事希奇古怪的极北岛上,他未必须靠我二人供养。”

    张翠山请谢逊为这荒岛取个名字。谢逊道:“这岛上既有万载玄冰,又有终古不灭的火窟,便称之为冰火岛罢。”

    自此三人便在冰火岛上住了下来,倒也相安无事。离熊洞半里之处,另有一个较小的山洞。张殷二人将之布置成为一间居室,供谢逊居住。张殷夫妇捕鱼打猎之余,烧陶作碗,堆土为灶,诸般日用物品,次第粗具。

    过了数月,谢逊突然好像不正常了,也许是想不出宝刀的秘密。他想发疯了一般乱骂一通,在想到自己的眼瞎之恨,于是便想去杀了张翠山夫妇。蓦地里“哇”的一声,内洞中传出一响婴儿的哭声。谢逊大吃一惊,立时停步,只听那婴儿不住啼哭。

    突然之间,谢逊良知激发,狂性登去,头脑清醒过来,想起自己全家被害之时,妻子刚正生了孩子不久,那婴儿终于也难逃敌人毒手。这几声婴儿的啼哭,使他回忆起许许多多往事:夫妻的恩爱,敌人的凶残,无辜婴儿被敌人摔在地上成为一团血肉模糊,自己苦心孤诣、竭尽全力,还是无法报仇,虽然得了屠龙刀,刀中的秘密却总是不能查明……

    他站着呆呆出神,一时温颜欢笑,一时咬牙切齿。在这一瞬之前,三人都正面临生死关头,但自婴儿的第一声啼哭起,三个人突然都全神贯注于婴儿身上。为博得谢逊的欢心,特意以谢逊以前的儿子谢无忌为其名,让其认谢逊为义父。谢逊又有了一个儿子,心里当然十分高兴。将无忌视为宝贝,就像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对待。

    四年弹指即过,三个人在岛上相安无事。那孩子百病不生,长得甚是壮健。三人中倒似谢逊对他最是疼爱,有时孩子太过顽皮,张翠山和殷素素要加责打,每次都是谢逊从中拦住。如此数次,孩子便恃他作为靠山,逢到父母发怒,总是奔到义父处求救。张殷二人往往摇头苦笑,说孩子给大哥宠坏了。

(一)强奸素素

    当我眼睛能看到东西时,只看到四周是荒芜人烟的小岛。这时闪出了一个可爱的小孩,蹦蹦跳跳的往树林走去,我心想机会来了,偷偷的跟在后面,手上提着一根树干将他击昏了过去。我心中集中意志看着那小孩,奇异的事情发生了,我的外表渐渐发生了变化,变得与那小孩一模一样,那小孩消失了,而他的记忆全部流入我的脑海里。

    原来他就是幼时张无忌,这里便是冰火岛。我整了整衣裳,开开心心进了山洞,这毕竟比起易容术高明太多。

    我看到了她那粉红色的阴核、很紧凑的嫣红的阴唇。我轻轻解开殷素素的肚兜,啊!座落在酥胸上的殷素素的乳房真漂亮,坚挺圆润,象一对白白的大馒头,乳房上面还有粉红色的乳晕和鲜红的乳头。再往上看,秀眸紧闭,乌黑的长发淩乱地披散在雪白有肩头和粉红的枕头上,俏脸象一朵桃花,樱唇微张,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我尽情地欣赏着这美妙绝伦的艳姿。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看了一启遍又一遍。这娇躯凸浮玲珑,流畅的线条极其优美……啊,这尤物真是上帝的杰作!我完全被迷住了!

    ^^

    我实在忍不住了!悄悄地爬上床,在殷素素的樱唇上吻了一下,又双手轻抚着两个坚挺的乳房。殷素素的呼吸声没有变化,看来她睡得很深沈。我大胆地用手指分开那美丽的阴唇,看见在小阴唇的上方有一个小小的肉球,我断定这就是女人的阴蒂,便用手指在上面轻轻点了一下,殷素素的身子猛地一震,呻吟了一声,随即又恢复了平静。她仍然在昏睡着。

    我小心翼翼地两臂支撑着身子,两腿跪在殷素素的腿间,一点一点地向殷素素的身上爬去。当我的两手正好在殷素素的两腋下时,我那粗长的阴茎正对准阴道口。

    我真想插下去,可是我不敢。我想吻她,于是用两肘支床,双手抱着殷素素,与她接吻。殷素素的两个坚硬的乳尖正顶在我的胸膛上,我不由自主地用胸膛在那乳尖上转圈和摩擦着。

    我一手抓住一个雪白的玉乳,用力地在手中揉捏,而且还伸嘴去吮吸妈妈那一对巨大的娇乳,用牙齿不断地咬着那两粒可爱的粉色乳头,湿滑的舌头滑过凸起的乳头。

    殷素素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往上挺着,让我把整个乳峰都含在嘴里,让整个胸部都站满我的唾液,殷素素不禁呻吟起来。我听到妈妈的呻吟声更是高兴,把乳房吐出来,又腾出了一只手,顺着殷素素的玉体下移,伸向殷素素的底裤之中,一把便摸到她那毛茸茸的下体,那里已经十分的湿润,泊泊之淫水不断从肉缝中流出,弄湿了乌黑光亮的阴毛。

    我十分高兴,连忙将殷素素的底裤也扯开,两手分开她的大腿,两只手分开她那娇嫩的花蕊,粉色的嫩肉中间有一粒耀眼的肉珠。随着手指的移动,分开了殷素素粉红的紧合的花瓣,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已经动情膨胀起来的阴蒂在阴唇的交界处剧烈颤抖着,花蕊中不断的分泌出香味。我将手指半开阴道口的紧闭肌肉,在殷素素的呼声中,我的手指在充满淫水的阴道中缓缓的抽送着,殷素素不自觉地挺着小屁股上下配合着,她已经完全迷失自我,全身心的投入到极度的快感之中。

    我将手指半开阴道口的紧闭肌肉,在殷素素的呻吟中,我的手指在充满淫水的阴道中缓缓的抽送着,殷素素不自觉地挺着小屁股上下配合着,她已经完全迷失自我,全身心的投入到极度的快感之中。

    我用手分开殷素素的大腿,威猛无比的大鸡巴凑近殷素素的阴户。殷素素在性刺激的快感中,全身开始有节奏的颤抖,并且喘着粗气。可能我的动作太过大力,殷素素惊醒了,睁开了睡眼朦胧的秀目。

    殷素素被我的动作吓得大叫一声,两眼呆呆地看着我,叫道:“无忌,你要干什幺?”

    我吓得不知所措,但已骑虎难下,心一横,叫道:“妈妈,我爱你!”说着,屁股一沈,用我那硬挺的八寸肉棒一下剌入殷素素的阴道里,直撞她的子宫。由于殷素素的阴道很湿,所以我的肉棒能很顺利地插入。

    “啊!”殷素素尖叫了一声,整个身体向后仰,叫道:“不!不要!”感觉自己的小穴被巨大的龟头逼近,她有一些惊慌,甚至有些害怕,手紧紧的抓住我的手,门牙用力地咬着下唇,一双美目紧紧地合上。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肉棒对准殷素素的小穴便插了进去。殷素素受到突来的冲击,臀部想向后躲避但背后是床,只好咬着牙接受着我一波波用力的抽插。我兴奋地大力抽插,殷素素的娇躯在我的猛烈冲击下,象小船一样颠簸着。

    “呀!……快停……噢呀!……不可以……你不可以这样……你这是……这是乱伦的行为……”

    听到“乱伦”两字,益发让我兴奋。我更加大力抽插,边说:“妈妈……请原谅我……啊,我忍受不了……”张翠山和殷素素深受纲常礼教,示作爱为淫亵之事,一月难得一次,且草草了事,因此殷素素的阴道还如处女般窄小。我感觉太美了,大鸡巴被窄小地阴道紧紧地包住,殷素素的阴道不仅紧凑,而且又温暖、又柔软,抽插得很舒服喔。

    “儿子……啊!……求求你快停……噢……我们不可以这样……唉呀……天啊……我要来了……”我感到她的在两腿向上伸,继而紧紧地箍在我的腰上。我感到殷素素的阴道一阵收缩,夹得我的肉棒快要断了……一股热液烫得我的龟头好舒服。我情不自禁地猛力插下去……殷素素的阴道内剧烈颤抖,不断地抚摩着我的龟头,我的大鸡巴,我的全身,甚至于我的灵魂。

    我开始猛烈的抽插,殷素素沈浸在痛与痒的仙境中,不由得婉转娇啼,发出既痛苦又痛快的呻吟。

    “啊!好痒呀,好痛呀,好爽呀……”

    “插深一点……”

    “啊!呀!哎呀……噢!哦……”我的巨大肉棒深深地插着,顶着殷素素的花蕊,狠狠地磨着,淫水流了出来,在地上淌着,我用力地插,殷素素拼命地配合,进入了快乐的境界。看到殷素素迷离的神情和扭动的娇驱,我的攻势更猛了。^

    而殷素素也尝到了鸡巴深入阴道的甜头,大腿紧紧地夹着我,好让肉棒更深的刺进去。

    殷素素觉得阴蒂传来一阵阵爆炸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快要化掉了,阴道壁一阵痉挛,大量的淫液从里边流了出来。我大出大入的抽着,手捏着殷素素骄人的乳房,享受着光润的滋味,殷素素在伦理的压力和我傲人的肉棒下很快的就攀上了高潮。

    “哦……儿子……你好棒……居然比……还大……啊!”

    “娘……的小穴快受不了了……快被你干爆了……你饶了我吧!”如仙乐般的呻吟声继续传入我的耳中,钻入我的心底深处,掀起更狂、更野、更原始的兽性。我粗鲁的分开她的双腿,一手扶着我的大鸡巴,腰一挺,胯下的鸡巴便肆无忌惮的攻入小穴的深处。此时的我只是一头狂狮,要疯狂地痛快地发泄出来。

    如此一来,可苦了殷素素了,细密娇嫩的蜜穴,在我的疯狂攻击下,彷佛要被撕裂般的疼痛,夹杂着被虐待的快感。小穴的充实感,是她从未曾尝到的特大号阳具在进出着。正如久旱逢甘霖,她很快的便攀上顶峰,爱液随着我巨枪的攒刺、抽插而飞溅开来,滴在周围的草地上,压得小草都不娇羞的低下头去,彷佛不好意思见到这邪淫的一幕般。

    我一把抱起她,站了起来。她的双脚缠着我的腰,肉穴顶着我的巨大猛兽,让这旷古灵兽、人间凶器,更深更深的收藏在秘穴深处,试图驯服我的凶性。然而,人间凶兽又岂是如此容易驯服的呢!站立着的我,因为运力举着她,胯下的鸡巴更见壮大。^

    她只觉得,小穴愈来愈紧、愈来愈紧。甚至连她因为高潮所带来的阵阵抽动,都没有剩余空间让它去达成。她心颤抖着想,她会被干坏的!我加紧抽送了两下,然后将大鸡巴从小穴中拔出去,殷素素呼出了一口大气,但我很快将殷素素的小穴提起,接着命令殷素素用她那傲人的双乳紧紧包住我的肉棒,双手捧着乳房,向小穴般的搓着肉棒。过了段时间,我感到龟头一阵灼热,加紧抽送了两下,便肉棒对准殷素素的小穴插了进去,将一股浓浓的精液射进子宫内。

    “噢!”母亲大叫一声,身子一阵抽搐,两手使劲搂着我,主动地、疯狂地吻我。过了大约一分钟,四肢一松,便不动了。我知道她又来了一次高潮。

    我停了一会便把肉棒抽出来。蹲在她的身边欣赏妈妈高潮后的艳姿。我看到殷素素的阴道里涌出的泉水流到屁股,又流到床单。殷素素的身子在颤抖,侧转身子俯爬在床上。我的双手在她的身上抚摸。

    “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她小声呢喃着,跪着往床边爬去,想趁机逃走。我便从后面抱住她。

    “无忌不可以……不要了……哎哟……”

    ^

    “妈,我爱你,你是我的,我要拥有你!”

    “我是你的妈妈……我不能跟你在一起……母子不能通奸的呀!”但是,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我两手握着殷素素的细腰,把她的屁股擡高,使她跪在床上。啊,原来殷素素的背后更性感迷人:雪白浑圆的屁股弹性十足,红嫩的阴唇从微开的股沟中间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

    我怀着喜爱的心情,仔细地欣赏和研究着妈妈的阴部。我用两个姆指分开大阴唇,用一个中指拨弄小阴唇。我在阴阜处又看见了那一个粉红色的小肉球,啊!妈妈的阴蒂真好看!于是,我伸出一个手指在那上面轻轻点了一下。

    “啊哟!”殷素素一声惊叫,身子向上一挺,一阵剧烈的颤抖:“不要……不要啊!无忌……妈咪我……快停下来……不能这样呀……”我继续在抚摸那敏感的阴蒂,殷素素的身子颤抖得更厉害,象一条白蛇般地扭动着,叫喊声越来越高。看到妈妈在我的手下竟有如此大的反应,英雄气概油然而升,情绪益发激动。我扶着肉棒,用力地挺进,“卟”地一下深深插入到殷素素的体内。

    “噢呀!”殷素素轻呼一声,身子又是一阵颤抖。

    “……喔……妈咪……我的心肝宝贝……你的阴道里真美妙呀!我要永远跟你在一起。”我一边用老汉推车的姿势抽送,一边兴奋地叫着。殷素素的阴道不停地收缩,大声呻吟着。我猛烈地抽插了几百下,殷素素不再反抗,反而耸动腰肢与我的动作配合。^

    “妈妈……你爽吗?”我边插边问。

    “爽!”她叫道:“……噢……儿子……啊……好人哪……”

    “妈妈……还要吗?”“还要……无忌……你操吧……噢……妈全给你了……你干得……我全身酥麻……呀呀……”我感到殷素素的阴道象吸筒,使劲吸吮着我的阴茎。

    “……啊……大力些……噢……喔……儿子……啊……我又要来了!……天啊……快!无忌……再大力些……”我的抽插更加快速。妈妈的娇躯在我的冲击下前后耸动。

    “呀!”妈妈又是一声尖叫,身体不停地颤抖,歪倒在床上。我知道她又有了第三次的高潮。我把妈妈的身子搬过来,面对我。我们紧紧地相互拥抱着,舌头相互地交织……^

    我边吻边小声问:“小情人,你舒服吗?”她没有回答我,秀目紧闭,轻轻点了点头,任我抚摸和拥吻。

    过了一会儿,我的肉棒又已轩然而立,渴望再展雄风。于是我轻抚妈妈硬挺的乳房,在她耳边柔声说道:“小亲亲,刚才刺激吗?”

    ^

    她羞涩地看着我,良久,才小声说:“刺激!”说完,又闭上了眼睛。

    ^

    “小心肝,还想要吗?”我继续问。她微微睁开秀目,柔媚地看着我,那会说话的眼光中充满娇羞和赞许,然后腼腆地微微一笑,又沖我轻轻点了一下头,便又闭上了眼睛。

    “小宝贝,你说呀,还想不想要?”我希望妈妈亲口对我说她想要。她睁开秀目,双手支撑起身子,娇羞地看着我,有气无力地说:“小坏蛋!……都已经这样……已经是你的人了……还要问!”妈妈在我唇上吻了一下,柔声道,并将臻首靠到我的胸膛上。

    这时,我的手指已经插进了她的阴道中,摸到了紧实的“G”点,在上面画圈。

    “噢!”妈妈叫了一声,半张着嘴,颤抖着。然后,扑到我的怀里,说:“亲亲,我想要……快给我……我忍不住了……快!快点操我!”

    “小情人!真乖!”我夸奖道,把妈妈的娇躯放平,分开两腿,爬到她的身上,坚硬的肉棒又一次进入她那温柔的洞穴中。

    我一手搂着她的脖子,一手握揉着她的乳房,边亲吻边抽插。妈妈雪白的身体由于我的冲击上下波动,渐渐地她开始轻轻呻吟,继而喉咙里发出莺啼般的昵喃声,接着便开始语无伦次的呼叫:“……啊……我……宝贝……儿子……妈……喔……啊……用力……妈好爽啊……使劲……死我……

    “妈,你怎幺还叫我儿子?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我边干边说:“你为何不叫我……好丈夫……”

    ^

    “我是你妈呀……怎幺可以……快快……啊……我又要来了……”我更加大力冲击……

    “你真是……好丈夫……用力呀……”妈妈时而喊着儿子,时而叫着我的名子,还称我是她的好丈夫。看来,她已经癡迷了,如醉如癡,她已经分不清我究竟是她的什幺人了,完全沈浸在男欢女爱的幸福欢乐中。

    她继续叫着:“……我……好……妈……真舒服呀……快快……我又要来了……啊……快,儿子快点……亲爹爹……呜呀……我完了……”妈妈的第四次高潮似乎更加猛烈,双手抱紧我,指甲抓破了我的背,阴道异常地紧箍不放。当她的高潮平静后,象昏睡一样瘫在床上,身体柔软得象一堆烂泥,任我摆弄和抚摸。

    看到妈妈(这里的妈妈都是指殷素素,因为我现在的身份是张无忌)在我的努力下楚楚可怜的样子,我隐隐产生一种无名的自豪感和英雄感:儿子在父亲的床上任意奸淫妈妈,爸妈用过的姿势被儿子重蹈覆辙,一一在母亲身上施展,还有父亲没用过的也让我做到了。^

    我躺在殷素素身旁,低头看殷素素的阴户,小穴因长时间的抽插而不能合拢。淫水混着精液向外流着,把洞口里外都打湿了,两片小嫩肉一开一合地、像一只渴水的嘴,那颗小嫩肉颤抖着,十分诱人。黑亮的阴毛被淫水和精液漫过以后,更加发亮。此刻的殷素素初尝鱼水之欢,静静地躺在我的怀里享受着片刻的温存。

    殷素素笑道:“哦!想不到你这这样厉害……娘差点给你干死……”而我则把玩着殷素素的玉乳,不时地用手指捏着两粒可爱的粉色乳头。

    殷素素娇羞地说:“儿子,你刚才还没有玩够呀?”

    我笑着反问道:“娘,你刚才被我的大鸡巴插得爽不爽?”殷素素羞的连忙把脸捂上,娇嗔道:“你真不害臊,竟然对娘说出如此下流不堪的话,做出那样下流的事情来!”

    我将殷素素的手分开,深情的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在这里,没有纲常礼教,我们想做什幺就做什幺,我可以好好的爱你!”殷素素面露喜色,说道:“你呀,真是油嘴滑舌。其实,还不是想要人家和你做那事情呀!”

    “难道你不喜欢吗?你嘴里说不要,但最后还不是爽的死去活来的,瞧你下边现在还湿湿的。”我又去摸殷素素的湿润的阴户。殷素素说不过我,只好又任我抚摸着。经过这一阵抚摸和调情,我的鸡巴不禁又硬了起来。我便捉住自己湿漉漉的大鸡巴提到妈妈眼前,粗大狰狞的阴茎在殷素素眼前示威。

    “妈妈这就是儿子的阴茎,刚刚从妈妈身体里拔出来的!”殷素素被眼前这个庞然大物吓了一跳,这就是无忌的阴茎,好粗壮呀,足足有二十多公分,难怪自己刚才那幺疼痛。

    儿子的淫语,殷素素木然的身体抖了一下。知道见效了我接着将鸡巴移到妈妈的嘴角边上,呜,鸡巴插入嘴巴。满嘴的粘稠液体噁心得妈妈用力推开儿子,爬到床边大吐特吐起来,我这罪魁祸首,轻轻抚摩妈妈的脊背,帮助呕吐中的妈妈顺气,令一中放在柔软的后臀,深出两个指头搅和着淫汁满满的肉穴。

    猛吐一通后,殷素素瞪着儿子:“你怎幺这样作践妈妈,奸了还不算还要将髒东西!”说着竟然哭了起来,我也不回话,继续抽动。

    “呜……”噁心的感觉渐渐被淫猥的快感取代,殷素素将儿子的鸡巴握住小嘴轻轻的舔着猩红的龟头。殷素素为了让我高兴,仍然认真的舔着,并且用小嘴不停地去套弄,将我的大鸡巴舔得乾乾净净。

    我被殷素素舔得十分舒服,不觉得阴茎又再一次勃起,而且比上一次更大更坚挺。于是,我又想再次插入,便将殷素素压倒。我用手轻轻的夹住自己的龟头,带到殷素素的阴道口,慢慢往肉洞里塞。

    我感觉到从龟头一直到阳具的根部慢慢的被她湿热的小穴紧紧含住。殷素素满足的歎了一口气,我改变战术,要在短时间内再次把她彻底征服。我把阳具抽出到只剩龟头还留在里面,然后一次尽根沖入,这种方式就是所谓的“蛮干”,我开始用力的抽送,每次都到底,她简直快疯狂了,一头秀发因为猛烈的摇动而散的满脸,两手把草地抓的乱七八糟。

    ^

    我每插入一次,她就轻喊一声:“啊……啊……啊……啊……”殷素素悦耳的叫声让我忍不住要射精了,干得她忍不住发出有节奏的声音:“唔……唔……唔……”^

    她的下体配合着节奏微微上挺,顶得她舒服的不得了。看到如此沈浸的殷素素,我猛力又抽插了十来下,终于要将射精了。

    “啊……素素……啊……我……我不行了……”一股酸麻的强烈快感直沖我的下腹,滚烫的精液就射进了殷素素的体内。她已无法动弹,额头和身体都冒着微汗,阴部一片湿润,她的淫水混合着一些流出的精液,构成一幅动人的山水画。我终于忍不住,瘫倒在殷素素的身上,殷素素被干得也浑身酥软,两人双双赤裸裸的搂住。

    “妈!我们换个姿势,改站着插,好不好?”说着说着,我的手又在妈妈的肉体上游移着。

    “嗯……妈整个人都是无忌的了,只要无忌喜欢,妈都给你……嗯……无忌喜欢站着干妈妈……妈妈就站着让你干……”我拉起躺在沙发上的妈妈,扶着她来到山洞的墙边后,我让妈妈背贴紧墙壁,然后我一手搂着妈妈的细腰,一手将妈妈的双手抱起环抱我的脖子,接着我一手擡起妈妈的一只腿,然后我就挺着大鸡巴在妈妈的骚穴口顶着,妈妈的手伸来握住我的大鸡巴了,接着她将我的大鸡巴领引到她湿润的嫩穴口,于是我一挺,“噗滋!”一声,便将大鸡巴给插进妈妈的小骚穴里。

    “哦……好涨……嗯……无忌的大鸡巴为何这幺粗……啊……每次都插的妈好涨……好舒服……”我的大鸡巴插入妈妈的骚穴后,或许是因为站着,所以妈妈的嫩穴比刚刚更加的窄紧,我可以感觉到妈妈的小骚穴里被我的大鸡巴塞得满满的,连一丝丝空隙也没有,我就一手搂紧妈妈的腰,屁股也开始左右摇晃,慢慢的把龟头顶到她子宫口磨了几下后,又猛然的往外急抽,在嫩穴口外又磨来磨去,猛然又狠狠的插入,直抵她花心的。

    “啊……大鸡巴哥哥……喔……妈是你的人……嗯……妈妈的骚穴都也是你的……啊……妈妈爱死你了……嗯……妈妈离不开你的大鸡巴了……啊……亲儿子的大鸡巴干得我好舒服啊……啊……就是那样……喔……好爽……”我的大鸡巴前挺后挑,恣意的插着,让妈妈水汪汪的媚眼流露出万种风情,而她那鲜红肥嫩的骚穴,更因为被我的大鸡巴塞撑得鼓涨涨,舒服得她不得不双手搂紧我,摆臀扭腰,身躯摇晃的流出骚媚的淫水。

    “啊……大鸡巴儿子干的妈太美了……喔……酸死我了……嗯……大鸡巴插得骚穴好舒服……喔……好儿子你真能干……啊……干得妈妈爽死了……喔……快……用力乾妈的小骚穴……快……再快一点……喔……用力一点……嗯……插死妈妈算了……”